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益阳的“无胆英雄”  

2016-06-25 23:0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6月23日上午十点,我前往益阳市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实名举报了当地某位官员,并提供了详细的证据线索。我不知道,这样的举报是否会奏效,但我只是在完成正戈未完成的事情。在他被抓前的6月17日,他还在跟我讨论如何举报,他手中有关于该官员腐败的视频。可是,随着益阳市公安局突然抓捕他,我不确定他手中的证据是否依然健在。

认识正戈,完全是偶然。我们相识相交,除了反腐,没有任何利益关联。我既不是他的民事案件的代理律师,也没有因为反腐而收受过一分钱好处,君子之交,光明磊落。

2015年7月29日晚,益阳市中院审委会委员夏小鹰,益阳市中院立案庭副庭长向伟,沅江市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长周伟军,益阳市中院法官毛建阳,益阳万维律师事务所律师齐鑫,与案件当事人郭志宏到“易生和”吃饭喝酒,导致郭志宏猝死。这件事情,是我在8月3日最早以《酒桌上的益阳中院:“法院喝死当事人”事件背后的司法腐败》一文爆于微博,随后新京报等媒体进行了转载。而给我提供爆料的人,正是正戈。

2015年8月4、5日,益阳市委、市纪委主要领导先后作出批示,益阳市纪委、市委政法委、市中级人民法院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络舆情反映的问题进行了初步核实。8月17日,经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由市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对夏小鹰立案调查,其他涉案人员由沅江市纪委和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纪检组立案调查。9月22日,益阳市纪委通报的结论是:“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接受基层法院干部宴请,餐后一人因饮酒后突发急性胰腺炎死亡,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

纪委的通报只说了死者郭志宏是益阳市永新物业管理服务公司法人代表、湖南永鑫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经理,市人大代表,否认他的当事人身份。事实上,郭志宏当时有三个案件在益阳中院,其中一个案件在夏小鹰手上,有两个案件在向伟手上。事后,我查到了具体的信息,当事人虽然是郭志宏父亲郭振林,但代理人都是郭志宏。益阳市纪委实际上在回避法官、当事人和律师一起勾兑的事实,回避当地的司法腐败。

正戈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在他看来,当地腐败的积弊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管是法院系统本身还是纪委,都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不可能彻查的。他这种认识,是有原因的。2015年4月,正戈举报了益阳市赫山区法院副院长王茂华携情人赴海口、三亚等地游玩,其中包括上班时间。益阳市赫山区法院行政庭庭长曹德钦与一有夫之妇在酒店开房,也是正戈举报的。随后,他又举报了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院长谢德清与益阳中院执行局局长夏小鹰和律师、当事人在私人会所赌博。那个会所,正是“易生和”。

正戈给我出示了他拍摄的照片和视频。他说,那家叫“易生和”的私人会所,就是益阳中院审委员委员开的,早已成为当地法官、律师、当事人搞勾兑的一个场所。吃饭、打牌、喝酒,司空见惯,益阳当地很多人都知道。之前正戈的举报,并没有导致法官被严查,也没有导致“易生和”关张,腐败依旧,所以又发生了法官喝酒喝死当事人事件。

正戈的痛心疾首,我印象深刻。他几乎很少跟我谈他自己的案件,是因为益阳市赫山区法院法官的枉法裁判和益阳中院法官的将错就错,导致四年没有结案。我大约知道,农行起诉他的贷款纠纷案件,因为法院超标的查封尚未竣工出售的房子,导致他资金链断裂,差点被强制拍卖其所有财产。后来他发现作为农行的原告没有交纳诉讼费,法院查封他的资产时让原告提供的抵押物竟然是跟法官有关的一处已售小区,而且法官在审判过程中还篡改案卷。曾经有法官跟他私下说过,给二十万好处,就可以摆平。但他拒绝勾兑,反而走上了实名举报之路。

我见到正戈时,是他最落魄的时候。难以想象,一位被人称为房地产开发商的人,到北京中纪委提交举报材料,还要借路费。他跟我说,他十五岁出来做生意,最初是给人拉平板车,后来到温州贩鞋子,什么活都干过,财富是自己一毛钱一毛钱赚起来的,但一夜之间,他又回到了赤贫。他欠银行的贷款并不多,但法院查封了他几乎十倍的房产和物业。如果破产了,社会上那些等着低价收购资产的人会因此获利,吃掉他苦心经营的企业。他说,作为原告的银行、法院和资产包收购者早已狼狈为奸,张开罗网,等着蚕食他。

会不会有点危言耸听了?我提醒他,不要把个案的不公正扩大到整个益阳司法系统。但正戈显然是比较悲观的。他举了很多益阳本地的案例,都是一些企业,因为经济危机的影响,暂时资金出现问题,马上就在银行、法院和资产收购者的夹击中,宣告破产。但有很多企业,就像正戈的地产一样,是可以通过卖掉已建成的房子实现利润,但很多人都死在黎明前。房地产普遍是通过借贷融资,通过售房还贷的,通常都有延展期,如果起诉刚到期贷款就同时查封即将出售的房产,等于掐住了命脉,很少有企业能活下来。

当正戈发现作为原告的农行没有交纳诉讼费时,无意中捅开了益阳司法界的一个黑幕。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不缴纳诉讼费是按撤诉处理的。正戈上诉时交不起诉讼费,法院就是这么处理的。但农行却是特例,在几乎所有在益阳法院的案件中,它都享有不交诉讼费或者缓交诉讼费的特权。正戈又发现益阳中院副院长跟原告农行之间的关系,原告代理律师打包了农行所有的案件,都是全风险代理,胜诉后才付律师费。这样一种由法官和原告以及原告律师结成的利益链条,让正戈不寒而栗。

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正戈发现了更多法官腐败的证据和事实,他和夫人走上了实名举报之路,举报益阳市赫山区法院法官、益阳中院法官,给法院纪检组、益阳纪委、检察院、湖南高院、省纪委、中纪委写信,但都是石沉大海。有一次,他写给中纪委王岐山书记的举报材料,被批转下来,到了省里,再到市里,最后出现在被举报人案头。他去法院的时候,被举报人拿着他写的举报材料,当着他的面嘲笑他,说你举报有个屁用,还不是回到益阳。

正戈告诉我,在向益阳市前市委书记马勇行贿的人中,有当地的县委书记,从原县长提拔到县委书记,让朋友行贿了一万美元。结果,马勇被判刑了,行贿人没有受到任何追究,反而最近又要提拔到益阳市当领导了。还有行贿人陈某向马勇行贿过三十万,在判决书里有记载,但行贿人也没有受到追究。行贿人陈某的办公室里,还挂着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书法墨宝。这位副院长,当年正是受马勇的指示,在涉及该行贿人的案件中为其大开绿灯的。证据就是当事人从法院副卷里面复印出来的会议纪要和领导签字的批示。

这一切让正戈万分沮丧。他认为法官违法违纪得不到查处,就是因为官官相护。他开始搜集更多的证据,举报政府官员。他没有让我代理他的案件,而是把他所知道的一些当地官员腐败的信息,告知于我。他知道我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跟他一样较真、执拗,不到黄河心不死。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写了几十篇关于益阳官员腐败的文章,篇篇有料,篇篇犀利,如果没有正戈,我不可能完成。虽然,我从来没有问过正戈,他是怎么得到这些证据的,但我相信他,因为铁一般事实已经证明了他关于益阳腐败的说法是成立的。

这种腐败,严重地影响了益阳经济的发展。正如我在一篇写益阳腐败的文章中所说的,当地的实业因为腐败而受到重创,而传销业则借着腐败官员的站台,在当地蓬勃发展。正戈给我提供了当地非法传销和非法集资的信息,我就按图索骥,顺藤摸瓜,首先实名举报了非法集资的海达财富,导致闻风而逃,然后去暗访传销企业,查实其传销证据。我在益阳所做的很多事情,其实应该是当地公安、检察院、纪委应该做的事情,可是,因为有关部门不作为,只能由民间力量来做。我们举报非法集资和非法传销,公安部门不查处;我们举报官员腐败,检察院纪委敷衍了事,最终他们反过来打击举报人。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我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希望事情成为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我在益阳没有代理任何案件,没有经济利益,也没有任何人因为反腐而给我们资助。我收到很多当地老百姓写来的信件、邮件、短信、私信,就是感激我为益阳人民说话,揭露官场腐败。他们知道我在益阳,很多人邀请我去他们家里做客,我都婉言谢绝了。我去过几次益阳,都是实地调查,走访群众,连路费都是自理的。

我痛恨腐败,也痛恨阻碍反腐的人。我和正戈的感情,是在反腐斗争中结下的深厚友谊。我们都认为,不推倒阻碍益阳发展的腐败力量,当地任何冤假错案都很难翻案。在正戈的办公室,我看到过满满两屋子的举报材料,他让我帮他给中纪委写举报信。可惜我当时因为感到材料太多,太占空间,没有时间处理,而没有帮他复制这些材料。

正戈夫妇准备重新来过,二次创业。今年上半年在考察市场时去过义乌,到过我老家,跟我母亲相谈甚欢。我母亲观察后跟我说,这对夫妇心地善良,为人厚道,可交。这跟我自己的观察也是一致的。他们热情地邀请单独在家的母亲去益阳做客。6月16日,我带着老妈从义乌辗转江西到了益阳,那两天里,我在写文章,正戈夫妇就陪着我妈在益阳散心。正戈夫妇是在我妈眼皮底下被几个便衣强行抓走的,这件事对我母亲刺激很大。

正戈被抓前,他是有预感的,有人跟他透露过,市委已经指示成立专案组,由益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为组长,要抓他。他说他自己除了诉讼中的贷款还没有还完,绝对没有把柄可以被他们抓,所以在专案组成立很长时候也没动静后,他放松了警惕。他没有想到,警方会这么明火执仗,以所谓的骗取贷款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抓他。一个是多年以前的民事纠纷,一个是反腐过程中获得信息的途径。他低估了腐败力量的疯狂程度。

正戈是6月18日被益阳市公安局以传唤名义抓捕的,随后出具了违背法律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随后又违背法律不许律师会见。也就是说,正戈现在被关在哪里,在经历什么样的磨难,是生是死,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中国刑事诉讼法历史上最奇葩的案件之一!莫须有的罪名,严重违背程序的强制措施,严重违背法律的剥夺权利!

我担心正戈的身体,他的一个胆已经被切除,健康状况一向不好。在益阳民间,老百姓称正戈为“无胆英雄”,他的被捕,让他们在炎热的夏天感到反常的寒冷。我向益阳市公安局和益阳市检察院提出了书面意见,对严重的程序违法要求开展侦查监督。但我对此并不抱乐观。如果该案被强行公诉,那么正戈实际上就落入了被他举报过的益阳法院法官手里,那些被他称为“越举报越提拔”的法官手里。等待他的,或许是更为猛烈的报复。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