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中央巡视组为何在湖南查不下去  

2016-04-28 19: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中央第五巡视组按计划在这一天撤离湖南。贺女士抱着侥幸再次拨打巡视组电话0731-81116789,毫无悬念地跳出语音:“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时间回溯到两个月前的2月27日,中央第五巡视组对湖南省开展巡视“回头看”工作动员会召开,湖南省委书记主持,省长、省委常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党组领导班子成员、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均出席了会议,规模隆重,声势浩大。坊间开始奔走相告,一些举报、上访户开始摩拳擦掌,把之视为反腐利好。

湖南益阳的贺女士,是实名举报益阳司法腐败的民间人士之一。她专程从益阳赶到长沙,投递涉及当地法院违法查封、枉法裁判多起案件造成重大损失的证据材料,在过去的两年中,她明察暗访,搜集了很多法官违法违纪线索,提供给纪委,纪委根本不管,甚至举报材料转手就到了被举报人手里。但是,长沙之行,让她心中重新燃起的希望,又像肥皂泡一样在阳光中爆裂了。

中央第五巡视组的电话永远是占线,贺女士从来没有打通过。问其他人,也没有人幸运地打通过一次。网上流传的巡视组成员的手机号码,被证实都是假的,只能去现场。巡视组办公地址在省政府旁边的信访局大楼五楼的511,但她被止步于大楼外,根本上不了楼。楼下每天都是像她一样要找巡视组检举揭发的举报人,被省纪委的工作人员拦下,登记后收了材料,就让他们回去。那些材料,基本上都石沉大海,或者打回原地。

老胡是有幸冲到四楼的举报人之一。他曾经在网上长期实名举报当地公交公司伙同政府官员利用报废车辆疯狂套取国家燃油补贴,甚至市里某领导也涉足其中。他向当地公安、检察报案,结果反而被公安机关的办案人员威胁,让他删帖。后来得知,这种套取、骗取国家燃油补贴的事情在全国各地都有,而且都是动辄几千万,但因为背后有利益链条和权力寻租,很少得到查处。四楼的省纪委工作人员接待了他,受理了他的材料,说会研究。

根据巡视工作条例规定,中央第五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湖南省级领导班子及其成员、下一级党组织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等方面的举报和反映。其他不属于巡视受理范围的信访问题,将按规定由被巡视地区和有关部门认真处理。据说,中央第五巡视组只接受举报市长市委书记以上级别的干部腐败案件。老胡的举报后来被发回了市里。

贺女士不大理解,为什么当地法院院长的腐败,不能被中央第五巡视组接待,因为在她看来,法院院长也是“重要领导干部”,而且司法腐败的问题也丝毫不逊色违反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她还清晰地记得,当年她是从被举报人手中复印到他提交给纪委的实名举报材料的。被举报人用这种方式向她嚣张地宣告,在这个地界,你怎么举报都没有用。原市委书记马勇勾结法官、公诉人和警察腐败被查,不是巡视组的功劳,是法院内部人员反水,算意外收获。

龚某是湖南益阳第一个见到中央第五巡视组的人。他举报的是现任某市委领导。他手上握有的铁证是市委领导的一张十几万的消费单子,该市委领导找某企业老总买单,而某这位老总给的卡恰恰是龚某的。龚某找纪委调取到了这张消费单据,坐实了该领导腐败。该领导在益阳只手遮天,在民间口碑不佳,益阳官场的黑暗,跟他多少都有关系。龚某此后五次见中央第五巡视组,补充证据材料。不过,让龚某不安的是,省信访局某工作人员在登记龚某的材料时,避着他偷偷地用私人手机给材料拍照,这一幕被龚某尽收眼底。

朱某是湖南沅江人,2006年被人合同诈骗850万元,当地公安机关立案后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刑拘。在案件取得突破时,省公安厅某位领导动用私权干涉,将两名诈骗犯释放并撤案。他上访十年未果。他去找中央第五巡视组,通过安检、填表,他在二楼窗口提交了材料,据他说二楼有涉法涉诉、信访、纪委三个窗口。然后巡视组一号专员在511办公室接待了朱某,接受了他的材料,并听他讲述了三四十分钟,又让他改天补充了材料。这次接受让他对举报又充满了希望。不过直到4月28日巡视组撤离长沙,他还没有接到任何答复。

老陈,是当地通过网络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的发起人。他作为湖南沅江市工商局的离退休干部,多年来持续举报省工商局和沅江财政截留克扣本该下发给他们几百人的补贴,涉及金额2500多万元,同时他还举报了省工商局兴建豪华办公楼。他2014年向中纪委网站多次举报后,在举报投诉查询到三条信息,状态分别是“已答复”、“已提交”、“不予受理”。此后的一次举报显示的答复是:“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请您提供详细的线索,方便我们进行核查处理”。他提供详细线索后,再无回复。

湖南益阳还有一个被当地人称为最冤的人小蔡。八年前他的房子被强拆,住在一间漏雨的工棚里。开发商开工时,他去讨说法,被一群打手持刀砍伤。结果凶手没有被追责,自卫的他反而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半年,事后证明对方的伤都是造假的。小蔡听说中央巡视组来湖南,也跟人去举报当地法院勾结开发商枉法裁判,被省信访局工作人员拦下,让他第二天早上来。第二天早上,他被益阳接访的人员接回当地……他拿着毛主席画像和毛主席反腐语录去市政府门前的国旗下站了一会儿,结果被拘留十天。

最近在湖南走访,接触了很多举报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疑问:为什么中央巡视组都是在当地政府的层层保护中,而不能走入基层直接接触百姓?如果坐在大楼里,接受的材料都要由当地干部筛选,如何了解真实情况,如何避免地方保护?在湖南,到处可以见到毛主席的挂像,很多百姓家里都供着毛主席的塑像。有一位举报人告诉我,毛主席在建国后曾经50次回湖南,在那300多个日日夜夜里,他深入实际、深入群众、深入基层,他关怀乡亲,在田间地头、城市街道、工厂车间和学校,访民情、察民生,至今仍有人在传颂……




以上爆料皆有证据证明,为保护当事人隐去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