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成都夏芳案:地方政府违法的典型样本  

2016-04-22 12:1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个强盗强行闯入他人家里大肆抢劫,法院正准备对其判刑时,政府突然跳了出来,强行将房主的房子没收,然后交给了这几个强盗,强盗们摇身变成了房东,受害人则被扫地出门,请问,这是政府还是强盗头子?这个故事并非虚构,也不是发生在1949解放前,而是2016年,在物权法、在行政诉讼法刚修改、在习总书记强调依法治国的今天,发生在四川省成都市的血淋淋的现实。

读者朋友们也许都记得我之前发过的成都夏芳阿姨几个冤案的事吧。为便于各位观众理解,我这里先简要回顾一下发生在她身上的遭遇。(详见之前微博,在我微博首页搜“夏芳”)

1995年夏芳征地6亩,投资成立了成都市武侯区福芳特种安全夹胶玻璃厂,1996年又投资1200多万元在夹胶玻璃厂旁边征地16亩,成立了成都市福芳装饰材料厂(有偿划拨,当时工业用地全是如此,之后国家才允许办理出让手续,原有偿划拨基本上不再缴纳费用或缴纳极少费用)。为发展企业,夏芳又利用了张武琼1亩多住宅性质土地(因为属于个人宅基地,故以入股方式利用该土地),三块土地都先后办有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1999年,朱江伪造借条向成都市金牛区法院起诉,法院缺席判决夏芳偿还借款38万,却执行了夏芳包括两个厂的所有机器设备、超800吨原材料、交大花园132平米住房一套、荷花池三个门市在内近2000万资产,而夏芳对朱江案完全不知情,还以为在法院执行时还以为是执行的成都市商业银行北环支行案件20万借款。同样在1999年,黄志国用虚假借条向成都市武侯法院起诉,法院缺席判决夏芳偿还本金和利息共计147万,法院执行时,出现了伪造的和解协议和抵偿协议(判决147万,和解却变成252万,武侯法院执行人员当夏芳是傻子吗),而在明明“已经和解结案”的情况下,法院违法出具民事裁定,裁定黄志国单方把6亩夹胶玻璃厂土地过户。最后在2006年,突然出现的另外一个“黄治国”(时任武侯区机投镇企业办经理、公务员)持这份裁定和伪造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伪造了派出所公章,悄悄到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单方变更了夹胶玻璃厂土地使用权,而夏芳直到2007年办理装饰材料厂土地使用权证,进行地籍调查时,才发现6亩夹胶玻璃厂土地变成了黄治国所有。(黄治国案已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为黄治国的身份证是伪造的,这个人根本不存在,我们在庭审时当庭要求法院移交警方侦查,但法院至今没有任何动作)

以上就是夏芳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司法腐败所戕害的冤案简要介绍。至此,夏芳两个企业的设备、原材料等动产和住房、门市被朱江案抢走,当时办到了土地证的6亩夹胶玻璃厂土地和23亩土地上的所有厂房等不动产被黄志国案抢走,夏芳全家的资产被司法腐败精准的一扫而空,90年代就身价千万的企业家直接变成赤贫。为避免夏芳到处控告,黑社会还多次在法院门口抢夺夏芳控告材料,顺便威胁“再到法院,就灭掉你全家”。

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夏芳害怕了。爱子心切的夏芳满心恐惧,不得已带着瘫痪的丈夫、年幼的孩子和90岁的老母亲东躲西藏,无数次搬家。由于她已经身负巨额债务,也没有了收入来源,全凭着以前荷花池批发市场积攒的诚信口碑借点钱捱日子,平时就在菜市场休市后谎称喂兔子拣点剩菜叶维持生活。她印象里记得有一个春节,他们一家人就用借的30元钱过了除夕。在那几年里,她能做的就是从牙缝里存够一、两元的车费后,时不时到两个厂去看看,但她进不去了,里面已经被黄治国养了几条大狼狗在里面,虽然她一直奇怪这厂怎么会让黄治国占着,但她已对申冤无能为力,因为她没钱没关系,没有相关职能部门接受她的控告和投诉,她也没有申冤的经费,甚至连路费都没有,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蹲在厂房外,哭那么一会儿,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因为那里包含她和家人全部的心血。

2005年,夏芳两个厂所在地块被控规成住宅用地,这让她看到了希望,“厂没了,我还有土地啊”。于是她开始办理16亩装饰材料厂土地的使用权证,并准备依据控规办理土地变性手续。

2005年,夏芳向成都市国土资源局递交了装饰材料厂16亩土地办理国土使用权证及变更土地性质的申请资料,但一直被拖延,而正是在这一过程中,发现了前述朱江案和黄志国案两个冤案。2006年,黄治国持伪造的材料伙同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内鬼单方办理了6亩夹胶玻璃厂的过户手续,同时办理了工业土地出让手续,6亩土地共计48万元。2008年7月17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向福芳装饰材料厂颁发了成国用(2008)第680号土地使用权证,性质为工业划拨,解释为初始批文为划拨,故第一个权证为工业划拨,并告知夏芳应依据控规马上申请土地变更住宅性质及办理出让手续。因成都土地升值巨大,而装饰材料厂的土地位于成都三环内清水河公园旁地块的正中心,地段极其优越,有开发商当时就找到夏芳,愿意出两亿进行合作开发。

这一切看起来很美好,但她错了,现实将延续她的苦难,文章开头所讲的故事马上就要上演了,但这次她将要面对的不再是个别贪腐分子和黑社会,而是一个更黑更强大的地方利益集团。毕竟,黄治国和朱江还要偷偷摸摸的干坏事,而这次,这个利益集团采取的方式是明抢“我就抢你了,咋地!”

2009年10月29日,成都市民用建筑统一建设办公室(原岷江房地产开发总公司)以“机投桥“城中村”改造东北片区拆迁安置房建设工程A标段”为幌子,强行拆除装饰材料厂土地上的原有厂房及附属建筑后,进行商品房开发,其建筑全部位于夏芳两个厂的地块内。夏芳在土地被占后,向法院起诉,先后历经多级法院,最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28日作出裁定,明确认定成都市民用建筑统一建设办公室是以歪曲四川省人民政府川府土(2007)第371号文件内容的违法行为取得的“机投桥“城中村”改造东北片区拆迁安置房建设工程A标段”项目用地批文,其行为侵犯了装饰材料厂土地的合法权益,裁定指定武侯法院受理土地侵权案。由于黄治国用伪造的国家公文、印章等假材料变更6亩土地行政案正在成都市中级法院审理,武侯法院以需要等该案结果为由将案件中止审理。(事实上,两案并无直接关系,目的在于给成都市国土资源局预留时间,因法律规定明确,按“房随地走”的法律基本原则,现阶段一旦做出判决,必然会对政府极其不利)

强盗抢劫够了,法院也出场了,接下来就是地方政府的表演了。

之前的东奔西跑、求爹告奶奶不算,夏芳曾于2014年5月15日向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提交要求其履行监管职责、保护老百姓合法权益的申请。但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不仅不履行查处职责,反而为保护强盗们向成都市人民政府提交了《关于收回武侯区机投镇万寿村二社宗地国有土地使用权的请示》,试图完善开发商非法占地的手续问题,成都市人民政府也于2014年7月21日违法作出成府土(2014)284号文件《关于同意收回武侯区机投镇万寿村二社宗地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复》,夏芳收到该批复后,因不服向四川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我于2014年8月我为走投无路的夏芳阿姨发了一篇长博客《一份来自成都的血泪控诉》,事情有了转机。成都市人民政府因自知违法而自行收回该批复。夏芳也撤回了行政复议申请。

但就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28日作出裁定,明确成都市统建办系违法行为后,这帮违法违纪者着急了,因为如果依照法律规定,地面上房屋将面临要么拆除,要么判决给夏芳的局面,而成都市统建办在武侯法院土地侵权案件中,已经明确提出追加武侯区政府为第三人,那么,武侯区政府领导及城中村改建办违法批地占地的行为就不可能再行隐瞒,夏芳这一个案件就完全可能牵出整个武侯区涉及房产开发、土地征收、城市拆迁安置的超大窝案,而武侯区土地管理、开发建设之黑暗、腐败是人所共知的,紧邻夏芳土地的金阳不夜项目,实质上也是一个暗箱操作的违法建设项目,于是,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武侯区政府、成都市政府的个别领导在这一点上,也就形成了利益共同体,为掩盖腐败而不惜继续违法,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换取他们的安全。

共谋后,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又出手了。有句话叫“坏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绝”,成都的政府部门在这点上深得精髓。

2015年5月20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作出《关于拟收回成都市福芳装饰材料厂使用的位于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万寿桥村第二合作社国有土地使用权并给予补偿告知书》,称:1、我局拟上报回收你厂国有土地使用权;2、我局已拟定补偿方案。附件补偿方案为:1、采取货币补偿方式;2、划拨土地评估总价792万元;3、按792万进行补偿。夏芳明确表示拒绝,表示“既然你们之前一直推诿,让夏芳自己起诉,现在我的事情已进入法院,应待司法程序完毕后,你们再做出回收土地的行为”。为此,夏芳多次到成都市政务中心信访,接待夏芳的领导也多次告诉夏芳,行政必须为司法让路,让夏芳不要担心,静待法院审判结果。

但鬼话都可信,成都市人民政府的话不能信。2015年7月23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通知夏芳开会,夏芳以为是调解,匆匆赶到现场后,却得知政府准备以700余万提前回收她的土地。夏芳据理力争,表示“我的案子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你们该等待我司法程序完毕,解决地面违法建筑的问题之后,再进行你们所谓的提前回收土地程序”。(详情参见我的博客:《看弱女子如何舌战局长院长》)

2015年8月6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向成都市政府上报了《关于收回成都市福芳装饰材料厂位于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万寿桥村第二合作社划拨国有工业用地使用权并给予补偿的请示》。

2015年8月23日,成都市政府作出《关于同意收回成都市福芳装饰材料厂位于武侯区机投镇万寿桥村第二合作社国有土地使用权并给予补偿的批复》。

2015年10月21日,在夏芳诉成都市人民政府行政诉讼案开庭后,我写了一篇《她为什么状告成都市市长?不为人知的黑幕!》引起很大轰动。

2015年12月10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作出《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载明:决定收回装饰材料厂国有土地使用权,补偿款为792万元。

2016年1月16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将792万元提存于成都市蜀都公证处。

2016年1月25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注销了装饰材料厂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2月3日,在成都日报上刊登了《废止公告》,对该证公告废止。

而夏芳这些日子在做什么呢?她在挣钱,真的,不骗你们。她的邻居告诉她,用手机在网页上点击可以挣钱,大概50次一分钱,于是她成天就拿着她的山寨手机点啊点,她说了“好歹还能多买一把米、一把菜”(写到这里,心里难受,眼泪都流了)。同时,她每两天就要到成都市政务中心打印她的土地资料,看看还在不在,那是她的命根子啊!!!

但2016年1月25日,她最终得知了土地被注销的消息,她当场昏死了过去,急救才苏醒过来,她终于“见识了强盗头子是什么样子了”。(原话)

而在夏芳最初向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举报土地被侵占时,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曾提出按黄治国方案补缴土地出让金后同等条件赔偿,但随后不了了之,在四川省高级法院作出裁决后,又告诉夏芳将对面的土地进行置换,并表示如果不同意置换,因武侯区政府不愿意付款,双方达不成协议,就只能等法院依法判决。但就在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的时候,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私下一直在进行强行回收夏芳土地的流程,并最终露出了獠牙。

现在,我们从法律、情理来分析下成都市政府提前收回土地的行为是否合法、是否公正。

一、夏芳单位土地上有巨量建筑物存在,不符合净地回收的条件,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的行政行为未按实体规定完成全部回收程序。

《土地管理法》第58条规定了经有权人民政府批准,可以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的五种情形:“(一)为公共利益需要使用土地的;……”,物权法第148条规定“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前,因公共利益需要提前收回该土地的,应当依照本法第42条的规定对该土地上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给予补偿,并退还相应的出让金。”即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前提是对该土地上的房屋先进行征收及补偿,同时对夏芳企业国有土地使用权剩余年限进行评估和补偿。2015年12月10日,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作出《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决定书》,而就在这一时间点,夏芳企业所属土地上早于多年前就已经有住宅性质房屋存在,且体量巨大,那么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无权以净地评估决定补偿金额的方式提前收回土地。要提前回收夏芳单位土地,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就必须针对夏芳土地上现有房屋进行评估及征收补偿,成都市国土资源局仅对土地使用权评估,其实仅完成提前回收的一半流程而已。

二、关于地面建筑是否属于装饰材料厂的问题,这属于司法审判范畴,不属于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的权限范围,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没有资格作出判定,因其回收土地行为涉及地面建筑物的处置及归属问题,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必须等待法院依法判决后,再进行相应的行政行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86条规定“非产权人在使用他人的财产上增添附属物,财产所有人同意增添,并就财产返还时附属物如何处理有约定的,按约定办理;没有约定又协商不成,能够拆除的,可以责令拆除;不能拆除的,也可以折价归财产所有人,造成财产所有人损失的,应当负赔偿责任”,这些法律规定及司法解释严格遵循了“房随地走”的法律基本原则,在没有协议约定的情况下,地面房屋在不能拆除的情况下,只可能属于土地使用权人。现夏芳单位土地侵权案件正在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审理期间,诉求为:1、拆除非法建筑,排除妨害;2、不能拆除的情况下,依法判决该建筑归土地使用权人。在涉及地面建筑物的处置及归属问题,武侯区法院判决未作出的情况下,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无权作出对土地变更、撤销等行政行为,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应待该判决作出后,再作出提前回收我单位土地的行政行为。

三、成都市国土资源局按工业性质土地价格作出的评估是违法评估、虚假评估。

之前为解决矛盾,夏芳曾咨询多家评估机构,要求对其装饰材料厂土地进行评估,但评估机构认为因缺乏评估条件不能评估。一是2005年该土地已经控规为住宅性质用地,而成都三环内就没有工业用地,按工业用地评估缺乏参照,也不合理。二是之前的建筑已经被拆除完毕,新的地面建筑已经修建完毕,如评估,只能对现有地面建筑进行评估,土地已经丧失了净地评估的条件。不知道成都国土资源局御用评估单位是如何评估出来的?

四、补偿价格与周边相邻土地差别巨大,明显不公。

大家知道黄治国用假材料侵占的土地补偿多少?6亩共计4800万!要知道,这都是夏芳在1996年、1997年自己买下来的土地啊。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及武侯区政府之前的解释是黄治国办了工业出让手续,所以才赔偿那么高,那么,我们要问了,既然黄治国的土地都能在2006年以每亩8万价格补差办理出让手续,那么为什么夏芳就不能办?如果不是成都市统建办违法侵占夏芳的土地修建住宅,夏芳的土地何至于办不成出让手续,办不了土地性质变更?你们抢劫了财物,却让受害人捱枪子,还有没有天理?黄治国的补偿你们还有得扯,那同样相邻夏芳土地的张友伦拥有的1亩工业划拨土地,和夏芳土地性质一模一样,你们补偿800万,这又该如何解释?是不是觉得夏芳共计17亩土地,按这种补偿,你们要拿出1个多亿的资金,觉得利益受损了,反正夏芳无权无势就可以随便践踏?实际上,国土局所谓的补偿程序全是装样子,当事人根本无法选择。比如选择货币补偿和土地置换,土地置换是把夏芳换到偏远的远郊,完全不管夏芳土地因地域和控规变化的增值,货币补偿是只给夏芳工业土地残值,完全不管夏芳为什么还是工业划拨和地面上建筑物的存在,就像买了奢侈品却只付包装费一个性质。其实,政府可以不用为夏芳的土地掏出一分钱,夏芳土地对面还有23亩空地,而事实上,那才是安置拆迁户的地块,政府完全可以到那块土地上新建住宅,至于夏芳土地上的房屋,按司法解释86条的规定,夏芳也是要付出建设成本的。

前述的这些法律依据和事实,在夏芳于2016年1月27日向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申请行政复议时已经完整的表述,但就在2016年4月20日的晚上,夏芳收到了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的川国土资复(2016)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在决定书里,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对夏芳的复议理由完全规避,对四川省高级法院认定土地存在侵权建筑物的裁定视而不见,在用长达15页的文书里陈述了双方意见和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的报批程序后,突然直接表述“被申请人2016年1月25日注销成国用(2008)第680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的行政行为,并无不当。综上,……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维持行政行为。”我翻阅多次,完全看不出这事实清楚在哪里,证据确凿在哪里,适用依据正确在哪里,程序合法在哪里,内容适当在哪里?我更不知道公平在在哪里?正义在哪里?

我想问问四川省政府、成都市政府、武侯区政府,你们如此包庇侵占他人土地的违法者,到底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还是真的强盗头子?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