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一位网友写的《父亲泪》  

2016-02-25 22:4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蹲在墙角一声不吭,嘴里抽着一根烟,站在一边的母亲默默注视着,几欲张口问个究竟但还是噎了回去,其实问与不问结局都在那里,看着父亲日渐斑白的两鬓,我真恨自己当初上大学为什么没有学习法律专业,不能替他分担忧愁。

     时间让我们看到了沿途各种不同的风景,也让我们体味到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打官司这三个字曾经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是那样的遥远,然后从大学毕业到现在短短的3年时间内它却紧紧缠着我的生活让我们全家喘不过气来。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商人也是一个胸怀大志有抱负的人,他最喜欢文化人,他的梦想就是可以过上城里人的生活,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穿什么穿什么,孩子们可可安安心心的上学,自己可以拿出钱来做点慈善可以帮孤寡老人建一所敬老院,他也一直朝着自己的梦想奋斗着。

24岁开始父亲就就开始做一些小本生意,先是在村里开小卖部积累资金,资金差不多了他拿着挣了两年的钱去内蒙托克托县买了骆驼然后买了相机,九十年代初期照相对于村里人来说还是个时髦的玩意,但牵着骆驼照相在地方上可以说更是独一无二,因此父亲成了那个年代孩子们的记忆,不得不说父亲也是一个赶时髦的人。两年后骑在骆驼身上照相已经不那么新鲜了,父亲也积累了一点资金于是他又想到卖了骆驼买了四轮车干起了农副产品收购,于是乎父亲和母亲成了那个年代走走街串巷收购的人,他们在做着原始成本的积累,就这样三年的忙忙碌碌下来父亲和母亲积累了可以到县城开批发门市的资金,1995年就这样我们在县城有了自己的门市,多年的走街串巷在加之父母的诚实守信,我们的生意真可谓是门庭若市,然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生意上的忙碌让他们在对子女的教育上显得力不从心,慢慢的哥哥姐姐的学习一落千丈,直到后来姐姐的辍学让父亲觉得痛楚万分,在哥哥的教育问题上父亲也大费周折但还是于事无补,勉强初中毕业后最终哥哥还是放弃了学业,这样的结局可以说是父亲心中的痛,英明的他深知未来的时代是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所以在我的教育方面父亲可谓是下了功夫的,母亲是个家庭妇女没有多少文化,高中毕业的父亲成了我的家庭老师,经常都是他手把手的指点我教育我,所以门市的活大部分都是母亲在做,因此小时候我是最恨父亲的,因为生性调皮倔强的我经常会因为没有按着父亲的意思去做事,不能按时完成作业,没有考到好的分数,而被父亲狠狠的打一顿的,他的理念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也出才子,不得不说父亲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很多做法是有失偏颇的,但是现在想来却是很能理解父亲当时的心情的,他在我身上寄予了太大的希望。

改革开放的浪潮邓小平同志的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的政策让父亲仿佛看到了初生的太阳,父亲也想着自己办厂就这样,他和母亲拿出所以的积蓄,买了饼干生产机器,雇了做饼干的师傅,我们都还是未成年人,很多事情都帮不上父亲,就他和母亲这样操劳着,某然有一天父亲因为操劳过度,一不小心打了个盹,手就这样顺着饼干传送带进去了,幸好当时姐姐在场,她还算眼疾手快及时的关掉了电闸,然后这样还是改变不了父亲失去四个指头的命运,从此父亲就成了残疾人,这次的事故对父亲是个不小的打击,很成时间他不说话,很长时间他生活上的很多事情都不能自理,多少次他自己偷偷的掉眼泪,事故后母亲一个人又要照顾父亲又要经营生意那种劳累是可想而知的,就这样坚持了两年后父亲母亲放弃了饼干厂,虽然他们不会说起原因,但我想或许看见那个机器是父亲心中的痛吧。

慢慢的地方上工业也随之兴旺起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父亲的一个朋友劝父亲干点大的,当时地方上有一批新型的工业,就是生产硅钙,这是一种工业原料,加到不锈钢里面可以增加其硬度,父亲经过了解考察后觉得可以考虑,然后又因为投资太大让他很是犹豫,母亲是一个敢想敢干胆大的女人,即使她是一个农村妇女但很多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和干练。就这样父亲母亲拿出了他们所有的积蓄,抵押了房子到银行贷了款,开始了他们的造富梦。顺利的发展了几年,他们承包并购了硅钙合金公司,做大做强是父亲的梦想,2007年父亲拿着奋斗了一生的心血在晋商的精神带动下来到了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承包了硅钙炉,开始了一个山西商人在内蒙的血泪史。

  一个外地商人在异乡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生意远不如在自己的家乡好干,所以到内蒙的几年父亲是没有挣到钱的。但不服输的精神让他一直坚持着。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2012年的12月份,父亲承包的铁合金厂因为不符合当时的国家产业政策而遭到了淘汰。因此父亲承包的时间也就到期了,同时父亲也是这家厂子的股东。按说这家厂子已经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了,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孝忠利用自己在乌兰察布中级人民法院有一老乡亲戚的缘故对承包商的父亲展开了一系列的恶意诉讼。

通过做伪证,以一张根本无法看清价值30万的物品代保管伪造合同起诉父亲。说父亲破坏了厂里的设施,迫于无奈,也想早点了事,父亲在法庭愿意对破坏的设施进行恢复原状,法庭不同意恢复物体原状也没有对破坏物经过专业的评估机构的评估就同意了张孝忠的索赔要求。最后最令人不解的是承包合同中明确写明由于政府行为造成的工厂停产,关停期间的承包费承包商不付。但张孝忠在起诉书中要求父亲付他在关停期间的承包费,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样明确的合同内容法庭还是要求父亲付他的承包费。这样的终审判决让父亲不服这口气,但一个普通老百姓靠自己的诚实守信做生意的父亲来说这口气不服也必须往肚子里咽。强制将公司账户里父亲的钱赔偿给张孝忠后,公司账户剩余的30多万父亲的钱却依然得不到,张孝忠将法人公章私自扣押不给父亲在支票盖章钱自然还是取不出来。

  一次次利用司法的漏洞得逞后的张孝忠变的更加嚣张了,他把贼心投向了父亲在公司账户里的30多万,连同公司在淘汰后拆除的废旧设备款52万和国家的淘汰补偿金20万一共102万私刻公司财务公章将这些钱全部据为己有。由于工厂已经不在经营,父亲和另一位股东到法院申请公司破产,但张孝忠依然利用在乌兰察布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的亲戚对法院的审理设置障碍,每一次的诉讼的判决结果都是在审限的最后一天,甚至超过审限几天。如果说一次这样说巧合,两次三次就不能说是巧合了吧。

  在这三年期间我在各类的媒体爆料,各级的司法纪检网站部门举报。但得到的结果都是遥遥无期的等待和一次次冷冰冰的不受理,更有甚者有些政府举报网站直接把举报账号注销,这样的做法对一个身患残疾的民营企业家公平吗?这样的法律能让人心服口服吗?这样的司法会让中国的百姓过的幸福吗?

 

  2012年到现在整整三年时间,父亲在山西和内蒙之间已经往返了几百趟。为了追回这些钱到乌兰察布市所有的涉法部门投诉举报,终于在2015年的国庆节将张孝忠正式逮捕。现在我们正在等待最终的结果,希望可以快一点结束。让年迈的父亲可以歇歇。身累不如心受苦,看着日渐憔悴的父亲,现在的父亲还是那个曾经被山西新闻网给予高度评价的民营企业家吗?还是那个农民致富的领头雁吗?现在的他恐怕解决自身生计也会心有余而力不足吧。曾经多少次他也会站在捐款的最前头,曾经多少次他会为了贫困大学生而慷慨解囊,俗话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为什么现在的我们却是孤立无援。如果说付出可以得到回报,我期待赶快报吧,我们现在是弱者需要帮助!

 

一个未就业的大学生和他的残疾人父亲泣述。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