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2015年7月3日  

2015-07-03 20:4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首先感谢天津高院本着尊重事实、有错必纠的精神对天津二中院多年前的这起刑事案件决定再审。我等这一天,等了三年多,而张桂振等这一天,等了足足八年半。作为张桂振的“同案犯”吕同元的辩护人,我为吕同元赢得了本该属于他的公道——无罪判决,我相信法律同样应该给张桂振这个公道。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通过吕同元案的辩护,我已经基本了解了张桂振案的事实,在过去的一年里又通过认真的阅卷、会见以及与办案人员的沟通,我越来越坚定我对本案证据的认识:在陈金国枪击案、高清贤枪击案、聚众斗殴案中,对张桂振的定罪量刑存在着非常重大的程序和实体错误。

 

一、对张桂振的刑讯逼供所获得的供述应当排除

 

本案一审二审法院对张桂振定罪的主要依据,是张桂振在侦查阶段曾经做过供述。判决书的逻辑是:你既然承认过,笔录上签过字,自然是你干的,否则怎么知道细节?请注意,所谓张桂振的有罪供述,是在非寻常的情形下作出的,也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在程序上是违法的,在事实上是虚假的。

 

首先,张桂振的供述时间以及随后翻供存在重大疑点。2007110日的供述中只有打砸加油站案件和打伤田寿春案件的供述,并没有提到陈金国枪击案、高清贤枪击案以及聚众斗殴案。2007111日晚上笔录中讯问人员“讲政策半小时”后,突然有了陈金国枪击案、高清贤枪击案的口供。122日晚上的笔录中更是两次“讲政策”数小时,在123日凌晨5点多才拿下口供。而124日以后的口供中就翻供了。这充满疑窦的仅有有罪供述就成了定罪的依据,而完全不顾此后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阶段一次又一次地否认自己的有罪。我国的刑事政策无非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字,有什么样的“政策”需要在深夜讲几个小时?既然明白了政策,张桂振为何又要冒着从重的危险翻供,而且翻供又不是全部翻供,而始终只翻陈金国枪击案、高清贤枪击案?如果张桂振想认罪从轻,他可以全认,如果张桂振想抵赖不认,他可以全部翻供,但像张桂振这样把认罪部分和不认罪部分,分别讲得如此清晰,经历随后的几个诉讼阶段、历时八年多而始终如一,还不能看出其中的冤情吗?

 

其次,张桂振口供是遭受刑讯逼供的情形下作出的。张桂振非常清晰地表达了该有罪供述是在什么情形下作出的。庭审笔录中记载了张桂振的陈述:“在刑警队时,他们打我,我受不了了才那样供述的。0718日到12日,刑警队他们三个人轮班整天打我,在刑警七大队一进楼一楼大厅往右拐的一个房间里,他们打我嘴巴子,抽我鞋底子,体罚,电我,让我蹲着,不让我睡觉。我同监室的人看见过他们打我。我12日第一次回监室。12日之前,我一直在七大队的那个房间里。”“从脚电到我的脖子、前胸、后背,121日、22日下午4点多,把我从看守所提走,我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他们把我吊在铁笼子上,两个手悬着,双脚离地。吊几分钟后,把我放下来,然后再吊上。这样吊了我两天。”公诉人在法庭上居然这样问张桂振:“他们和你没冤没仇为什么让你承认?”张桂振在庭上的回答是:“他们急于破案”。的确,一起2003年的枪击案,一起2005年的枪击案,到2007年都没告破,张桂振成了警方破案压力的牺牲品。张桂振遭刑讯逼供留下的血衣由证人王月华(同号)带出,交给证人张汝坤(被告人之父),再交给张桂龙(被告人之弟),三位证人在几次庭审中分别有出庭作证,基本可以证实张桂振遭到刑讯逼供的事实。证人徐双来也证实张桂振被刑讯。

 

再次,张桂振供述的内容是逼供诱供的结果。吕同元案审判过程中,检察院提讯张桂振。在2011929日的讯问笔录中(吕同元案证据卷叁第199页),张桂振说:“我那是被逼供的,是假的,是我听外面群众说的。因为农村有这么大的案子很少,当时高清贤被打,我听说沈清庄姓什么的怎么样怎么样被人打了,周围那些村的老百姓没有不知道的,等抓到我以后,除了这起案件,当时还把大港抢金店的叫我承认,因为有录像片段,才没有玩命逼我供认,我估计要没有录像片段,也会叫我承认金店也是我领人干的。”在2011109日的讯问笔录中(证据卷叁第189页)也有这样一段话:当问道为什么会编到吕同元身上,张桂振回答道:“全都是在刑警时被逼的,被诱供,不那样讲就通不过去,我当时都有自杀的想法,后来想我还是要为自己的清白活着。”为什么不是真凶也能讲出案件细节?因为讯问人员知道案件细节,冤案中的口供都是这样炼成的。吕同元案的二审中,检察机关调取了张桂振的新陈述,他说:“我被抓后的第二、三天公安机关一次性拿出三份已经写好的笔录让我签字……”张桂振自200745日以后至今的9次翻供,每次都提到被刑讯逼供,每次都否认自己犯有对陈金国和高清贤的故意伤害案。从他的辩解可以看出,之所以把吕同元牵扯进高清贤被枪击一案,是有两点原因:一、高清贤被枪击后其母王金香便在村中散播案件是吕同元所为(证据见律师对田庆江、张金企、李尚华的调查笔录和证词),这为张桂振的虚假供述提供了一定基础。二、刑讯逼供是惨无人道的,张桂振在受到刑讯逼供的情况下,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不得已为了“通过”而不得不按照审讯人员的要求做出虚假供述。

 

当年侦办此案的警察董建(已被逮捕)的供述,他道出了其中的原委:

 

高清贤被蒙面歹徒击伤后,几年都没破案,我们压力很大,后来因为张桂振斗殴的事情,牵涉到吕同元。调来张桂振的案卷,发现证实吕同元涉嫌犯罪的证据微乎其微。然后,我就组织民警收集了吕同元涉嫌犯罪的间接证据。

 

在吕同元被刑拘后,市局禁毒总队的辅警小徐给我打电话,说感谢我抓了吕同元,为她姨妈(高清贤母亲)家出了气,邀请我去她姨妈家吃喜面。

 

后来,吕同元因证据不足被不予批捕,高清贤母亲还问我:吕同元捕不了,你有没有收他们家钱?要我拍着良心说没有。在吕同元被刑拘三十天时,高清贤母亲再次找到我:你觉得能不能捕吕同元?我说应该可以了。当天,天津市大港区政法委召开四长(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政法委书记)会议,定的由分局提请逮捕,借检察院的时间再继续侦查。在对吕同元报捕之前,我还派人去天津监狱提审了张桂振,张桂振也不承认。检察院的时间用完了,下了不批准逮捕决定后,对吕同元采取了监视居住,监视居住期满后,改为取保候审。

 

于是,我私下对高清贤家提了十条建议,鼓励他们上访。引起领导的关注,看能不能派来好的审讯人员,再对吕同元进行突审,力争把吕同元给逮捕了。我听预审员说吕同元案证据不充分,可能捕不了,我就跟预审员说,那也得报啊,得把皮球踢到检察院。预审员说,还得考虑批捕率的问题。吕同元拒不供述,张桂振也不承认,就没有直接证据指控吕同元了。我看完张桂振案卷后,我也认为当时案卷材料中证实吕同元犯罪的证据就不足。

 

最后,张桂振供述中存在关键性细节严重矛盾。被逼供之后做的假口供必然存在漏洞,尤其体现在一些非讯问人员事先所知的细节上,因为基本案情可以指供、诱供,而只有真凶才知的细节或者未能破获的细节只能编造。例如,关于枪的来源和去向,供述中有多种矛盾的说法:找窦全影借的(死无对证)、找赵永起借的、郑兆发家里拿的、十年前买的……还给赵永起了,扔到河里了……而明明说扔到河里的枪,随后又在别的案件中作为作案工具出现了!关于当时开的车,捷达?普桑?前后不一致。用的头套,丝袜还是短裤,前后不一致。关于猎枪、子弹、假发、迷彩服,作案工具均找不到。枪支的保管人、车辆的存放地点,也都没有证据。连最为关键的DNA结果也不支持是张桂振所为。本案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没有一样客观证据相印证,必然会出现这样的结果。真凶逍遥法外,张桂振成了替罪羊,再怎么编也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可是,这样破绽百出的证据,却成了一审二审给张桂振定罪的证据。

 

二、张桂振没有故意伤害的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

 

张桂振为什么要枪击陈金国和高清贤?原审判决认定的作案动机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张桂振被刑讯逼供后做的供述里,提到枪击陈金国的动机时,说“没具体原因,就是看他太招摇”,提到枪击高清贤的动机时,说“为争夺高速公路工程”,都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

 

首先,张桂振没有枪击陈金国的动机。张桂振的陈述、陈金国的陈述以及案卷中其他证据表明,张桂振和陈金国是好朋友,不存在任何枪击的动机,枪击事件张桂振也是事后才听说,还去探望,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是张桂振所为。案发时,张桂振不在现场。张颖、苑宝玉的证言证实持枪的罪犯不是张桂振,而是另有其人。其中张颖非常熟悉张桂振,明确指出罪犯的形态特征与张桂振存在重大出入。

 

其次,张桂振没有枪击高清贤的动机。张桂振之前陈述中说的争夺高速公路工程根本不存在。在案发时的200568日,根本不存在什么津汕高速公路工程。2006523日,交通部交规划发[2006]220号文件才对津汕公路天津段可行性研究报告进行批复。2006124日,天津市大港区建设用土管理办公室给小王庄镇沈青庄下达《建设用土通知书》,确定取土有效期为2006124日至2007930日。20061230日,天津市高速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发文市指[2006]纪要20号,就津汕高速公路大港段土方工程召开协调会,确定20071月初在大港区小王庄镇进行土方队伍招标和备土。张桂振不可能未卜先知地确定一年多以后才有的工程。即使检察机关认为张桂振2005年可以预测2006年底2007年初的高速公路工程,那么根据公诉机关调取的王恒义证言,参与高速公路工程竞争的有一百二十人,伤害了高清贤就能帮助吕同元赢得竞标吗?那剩余的一百十八人怎么办?也把他们一个个搞残废?要证明犯罪动机,控方至少要证明三点:第一,高清贤参与竞标了,第二,吕同元参与竞标了;第三,两人是一对一的竞争关系,你死我活,水火不容。但事实上这三点根本都不存在。

 

再次,张桂振也没有枪击高清贤的作案时间。根据张桂振的陈述,2005年农历四月初六(公历2005513日)他生日,是和朋友在天浴园过的,然后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至少到2005613日),在此期间,白天睡觉,晚上打牌,从未离开过天浴园。牌友周臣生、张汝更、张汝春以及天浴园当时的经理魏秀莲,都可以作证。证人对于张桂振在此期间打牌的时间细节基本一致,并表示愿意出庭协助法院查明事实。这几位重要的证人在张桂振案中提供过证言,随后公安机关也核实过,分别做过询问笔录。本辩护人在2014年再次找他们做过询问笔录,并向天津高院提交。无论是他们本人书写的笔录、公安机关制作的询问笔录还是律师制作的询问笔录,在内容上都是一致的,均证实张桂振没有作案时间。原审法院认为几位证人只能大体上证实张桂振那段时间再天浴园,是不准确的。证言笔录中明确提到张桂振在那段时间跟牌友几乎形影不离,案发时间正好是他们打牌的黄金时间,不存在他单独出去而几个人都没有发现的问题。而且张桂振也不可能有单独的准备犯罪工具并实施犯罪的时间。

 

三、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张桂振有枪击和聚众斗殴的犯罪事实

 

张桂振承认的犯罪事实是殴打田寿春的案件,他虽然参与了,但没有殴打被害人,还有就是打砸加油站的案件,他在场但没有直接动手。张桂振一直否认的是枪击陈金国、枪击高清贤案和聚众斗殴案。

 

在枪击陈金国案中,判决书认定张桂振有罪的七项证据,除了张桂振的口供外,其他六项均只能证明“陈金国被人枪击”,而不能证明“被张桂振枪击”,因此,排除了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并没有证据证明枪击行为是张桂振所为。因此,该案的合理怀疑是,另有其人枪击了陈金国,该人在体貌特征上与张桂振有重大差异,至今未能找到。证明张桂振有罪的证据不能形成闭合链条。

 

在枪击高清贤案件中,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张桂振是凶手。没有作案动机、没有作案时间、没有作案工具、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犯罪事实和合谋的事实。共同犯罪的案件,应该是有共同犯罪的事实,共谋的细节。公诉机关指控吕同元指使张桂振伤害高清贤,那就必须证明他们是如何密谋的,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可是这些细节在案卷中完全没有。从张桂振的笔录看,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说吕同元给他打电话,那什么时间打的电话,通话记录呢?一种说法是说他们见面商量的,那在什么地点呢?结果都没有。这说明事实根本没有查清。案卷笔录中,张桂振说他逃跑时,是向东跑的,向西跑的,向北跑的,有过三种说法,而被害人高清贤说他是向南跑的。这是多么重大的出入啊!没有犯罪的细节,就无法证明犯罪的行为,就无法完成犯罪构成要件的证明,这个指控就无法成立。

 

原审判决中认定张桂振有罪的证据,除了被告人口供,就只剩下证人刘猛的证言了。判决书引用刘猛的证言说刘猛曾听张桂振说他把人腿打断了。可是,刘猛本人亲笔所书的证言(证据卷第23页)写得很清楚,他是听张桂振说“公安局的人说他把别人的腿打折了”。 几字之差,意思却谬以千里。

 

原审认定张桂振是受吕同元指使枪击高清贤,但吕同元案经过天津市滨海新区审理,认定无罪,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3)二中刑终字第322号,维持了吕同元无罪的裁定。(2015)滨海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已经对吕同元作出了国家赔偿。共同犯罪案件,被认定是两人同谋,主犯被判无罪了,受主犯指使的申诉人无罪是自然的逻辑结果。

 

指控张桂振聚众斗殴的证据更为不足。张桂振没有参与2003年的持械聚众斗殴,不仅打人的一方李景超说当时没有张桂振,李景甫说没有给张桂振酬金,就连被打的邵翟朋也说张桂振没有去聚众斗殴,没有打他。参与该案的证人均没有指认张桂振在场。张桂振当时人在金龙饭店,还劝两边别打了,对打架的事不知情。张桂振一直承认殴打田寿春案,却不承认殴打李景超案,是因为无犯罪事实,本案中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张桂振参与了后一起聚众斗殴。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本辩护人阅读了关于本案的所有证据材料,发现在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时,就已经有辩护律师提出了张桂振涉嫌故意伤害案以及聚众斗殴案无罪的意见,二审发回重审时也是希望一审能重新查清案件事实。发回一审以及二审都提到了诸多有利于被告人张桂振的证据,包括刑讯逼供、没有作案时间、找不到作案工具、找不到目击证人,DNA鉴定排除,以及辩方证人证明他无罪的证据,可惜终审判决都没有采纳,粗暴地拒绝了张桂振最后伸冤的机会。

 

在张桂振这十七年牢狱生涯中,蒙冤的故意伤害十年,聚众斗殴六年刑期占据了主要部分。如果贵院法官如能秉持公心,应该能看出本案证据的重重疑点,看到张桂振这八年鸣冤的艰辛,也看到本辩护人为求司法公道的诚心。不放纵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那就让公正成为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吧。

 

(初稿,未经修改,供学生探讨研究之用。有错误之处请回复指出)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