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一场蓄谋已久的诉讼  

2015-05-08 20:5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要讲一个有点煽情有点曲折又有点荒唐的故事,实在憋不住了,不吐不快了。

救人

大家都知道,201371日我曾经牵头发起过一个“白雪基金”的活动。为了挽救一个再生障碍性贫血重症患者,我们团队发动爱心网民,以淘宝虚拟白雪可乐为创意,加上微博微信传播,短短两个月时间募捐了171万。这笔钱不仅解决了白雪的手术费用,把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也给很多其他再障患者带去了希望。中央电视台对此四次报道,也采访了我们几个人,当时社会影响力是比较大的。而且,我们确实也救活了白雪。

中国的民间募资有一些法律障碍,得挂靠组织,所以我们当时是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白雪基金的名义发起的,后来尊重白雪的意见,改为天使基金,约定募款的款项不仅用于她治疗,也用于其他再障患者的治疗,而且后期我们救助的胡全斌等人也获得了成功。财务方面,我们募集的每一分钱都公布明细,我们贴时间、精力甚至贴钱在做公益。这一点,经得起监督和检验,有一份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佐证。至少在我所知范围内,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完全出于公义在做事。我是这个基金的第一任管委会主任,在任内我觉得团队做得很规范。

20131016,医生宣布白雪骨髓移植成功,不久即可出院。在征得她和她家人同意,并且主治医生的完全认可后,我们为她举行了一次“告白会”,同时宣布公益基金和公益网店宣告成立。事情告一段落,我是201310月底提出辞职的,原因我在《写给我们团队小伙伴们的一封信》中说过了,我也希望我急流勇退后,基金可以做得更好。此后白雪出院,恢复期间,因移植后免疫力低下,在20143月于租住的住房中修养时不幸感染病毒性肺炎,经抢救无效在2014424晨永远离开。闻听此噩耗我泪流满面。

纠纷

当时我在微博上质疑壹基金。白雪尸骨未寒,有个叫什么帅的网友就开始挑衅,说白雪去世后账目上还有一百多万,然后暗示我们贪污或挪做他用。这个其实很好查证,我们坦荡磊落。募集的款项能不能用于白雪之外的再障患者救助?这个从一开始就明确的,我当时起草了白雪的授权同意书,让她和她父亲签字,就是防范可能出现的风险。白雪基金后来改成天使基金,章程里面也写得很明确,就是救助14-28周岁的再障患者,与红十字会的小天使基金对接。可是就有人一直纠缠,到处造谣说我们害死了白雪,因为我们不拨钱给白雪治病。

我曾经试图和他沟通过,解释过,但他根本听不进去,而且口出恶言,肆意辱骂。后来得知,他就是抱着恶意过来的,谁跟他讲道理都不听,到处扬言起诉。我说那就让他起诉吧,最好把我也诉上。就是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就是不起诉。还有人用小号辱骂,让后一帮公知就疯狂地传播我们的谣言,并以此攻击红基会。说实话,在救助白雪这件事情上,红基会做了最大的努力,而且提供了工作人员和我们志愿者一起日夜奋战,奉献了很多。我也通过各种细节了解到他们的运作,比壹基金规范得多,严谨得多,有责任太多了。他们背黑锅挺冤的。

2015427,这个一直死缠烂打的网友在北京某法院起诉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律师说20146月就起诉过,法院迟迟不立案)。开庭前,代理律师梁某用短信、微信通知了很多人,让大家去旁观。原来这个人说他捐了12块钱,要求法院判令撤销捐赠合同,红十字基金会返还捐献款12元及利息,在全国性媒体上道歉,开庭时又追加一条,要求判决红基会在官方网站公开生命天使基金的捐款使用情况。王汶蒞去旁听了这场审判,然后给我发回的旁听记录看得我实在无语。存心逗我玩儿呢?

开庭

开庭后法官首先记录了当时旁听人员的身份,包括《新京报》记者李禹潼在内的5人做了登记,法官问李记者,是否为职业身份前来旁听,李记者当庭表示是以个人身份前来;法官表示如果采访报道必须要通过法院的宣传口,李记者表示明白。当然,记者的节操大家是可以想象的到的,第二天,一片片面性的报道就在《新京报》上新鲜出炉了,网易马上就转发了。哎,当时质疑壹基金时那么多劲爆的材料,他们死活都不肯报道一个字。壹基金负面那么多,而且都有真凭实据,所有的媒体都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接下来一个环节,由原告方宣读诉讼请求,大致意思就是,当初为了救助再障患者白雪,几名志愿者在红基会旗下搞了个淘宝网店,销售虚拟产品筹款助人,当初宣传说是所有善款用于白雪的救助,原告也买了12元的产品,后被告方将一部分善款用于了其他患者的救助,原告表示该行为违反了当初的捐赠合同,故提出了撤销合同,退款,道歉,公布明细的诉讼。这一环节有两个槽点:其一,当时法官打断了原告律师的发言,指出本案是关于捐赠合同是否撤销的庭审,法院不会做出赔礼道歉这种适用于侵权纠纷的判决,原告律师当庭表示坚持做出这种要求。这律师实在是太不专业了。

其二,法官问原告律师,你们要求被告支付的利息,起止日是哪天,起点好说就从买可乐那天2013715日,到哪天结束呢?是一审判决日?生效日?还是二审判决日?梁律师表示要到二审生效日(当然越长越好,12元钱的利息不少呢),法官说你这让我怎么判啊,即便你胜诉了,人家打不打二审都不知道,我怎么判这个时间呢?梁律师遂改口说到一审生效日。这时法官问,那利率是多少,你总不能让我去帮你查吧。梁律师当庭嗯啊半天,说回去查查再提供。旁听者忍俊不禁。

下一个环节是被告方律师的陈述。被告律师首先指出,合同法规定了赠与的法定撤销,是不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撤销权应当在知道或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对于原告所指被告挪用原告捐款且未告知以及被告未公布善款收支情况,两项指责均不存在。基金的收支情况每一笔都有公告,而且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具了审计意见,基金使用也符合民政部《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此外,原告在2013720日(捐款后五天)就在微博上声称白雪可乐欺骗大众,其行使的撤销权除斥期应至2014719日届满。原告要求赔礼道歉的诉求,也不适用于本案,因为这是合同纠纷而非侵权纠纷,赔礼道歉不是法律规定的承担违约责任的救济方式。

双方陈述后,法官请旁听人员和被告方暂时离庭,单独和原告谈话。内容不得而知,不排斥法官劝原告撤诉,但原告坚决不撤诉。王汶蒞同学说,这种官司就是狗血官司,为博出名而打,撤诉就是输了,官司败诉也是输,损失几十元官司费,落下个挑战公权力虽败犹荣的“美名”。20分钟后其他人回到法庭,双方交换证据,原告方提交的证据让法官挠头,一没列出证据编号,二没给每份证据编页码,法官只能然原告律师当庭补做这些本该庭前就该做的工作。好不容易做好交差,法官又把梁律师交了上去,“你这份证据总共编码到20页,为什么第一页上写着26页?”“这份写着20页的证据为什么只有4页纸?”诸如这样的问题问了好几个。轮到被告方,经过公证的200多页装订整齐的证据交了上去。

交换证据后,双方都表示有证据是第一次见到,故法官表示休庭,第二次开庭在511日上午九点。对双方提出了一些补充材料的要求,需限时提交上去。休庭前,法官与原告本人有过一段对话,原告说到了他自己也在救助白雪,法官就问,你既然自己在救,问什么要买12元的虚拟可乐,直接捐12元不就得了吗?王表示买可乐就是要监督;法官又问那你为什么15日买了可乐,20日又发帖说可乐是骗人的?王回答说买时不知道是红基会的背景,20日才知道。呵呵。周一且看他怎么圆谎。

511上午九点,有时间的去北京东城法院围观一下吧。带上身份证就可以看戏,欢迎公知们参与旁听。公道自在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