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给迟大律师和吴小警察普个法  

2014-06-04 00:21:00|  分类: 育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证据说话》其实是一本普法的书,赶上什么案子就事论事,用法律分析,用证据说话,谁都看得懂。随手普法,解救脑残,不用谢。今天就给迟夙生和吴黎明普个法。

 

62,迟夙生律师发了一条微博,全文如下:“我一直赞同买孩子入刑,我们的刑法明文规定了买盗窃的赃物都入刑,买被拐卖的孩子为什么不入刑?”这条微博遭到了很多网友的吐槽,因为《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已经规定了“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迟夙生以前提卖淫合法化,到平度跟螃蟹死磕,贴自己病句连篇的刑案辩护词,都闹过笑话,这次出丑也毫不意外,但作为刑辩律师不熟悉刑法的法条太不应该。她自己对这个乌龙没有合理的解释。我63转发了网友的评论。

 

这厢有个人急了,此人叫@戴假发的南瓜st,据说真名吴黎明,是个警察,微博认证的是“时代周报特约评论员吴致远”,吴志远其实是他儿子的名字。他发微博替迟夙生辩解,说迟大律师说的意思是“实务中收买的根本不处理”,后面还加了很多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话。撇开他对我恶毒的攻击,单就这种辩解而言,成立吗?请逐字逐句看迟律师的微博:“我一直赞同买孩子入刑,我们的刑法明文规定了买盗窃的赃物都入刑,买被拐卖的孩子为什么不入刑?”这句表述明明是从刑法规定的角度谈买拐立法问题,而吴黎明却从执法上去洗地,整个逻辑混乱!就像行贿罪在实践中处理得少,你不能说让刑法“明文规定”入刑,而应该是加强执法。

 

吴黎明在替迟夙生辩解时,又顺手造谣“实务中收买的根本不处理”,真丢警察的脸!随手检索《舒城一老太为抱孙子替女儿买孩子,涉案四人均被判刑》,201337日新闻;《河南卖婴案7名买家被判刑,检方称参与就是犯罪》,2013427日新闻;《一拐卖儿童案昨日有了庭审结果,买卖双方均获刑》2013514日新闻;《37人团伙五年拐卖28名儿童 主犯一审被判处死刑》2014531日新闻……仔细看内容,买方都被判刑了。你可以说“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基本上不判刑,但不能造谣说所有的买家都没有被处理。

 

吴黎明见洗地不成,拖上了公安部打拐办的陈士渠,说陈士渠发类似的微博比迟夙生早,为什么我没有针对陈士渠,说明我有政治目的。说实话,转发时,我还真没看到陈发的微博,所以特意找来看了下,原文是“您赞同修改刑法,对收买被拐妇女儿童的行为追究刑事责任吗?请留言。”陈士渠的微博根本没提入刑的问题,而是针对《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但书,谈“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这一条是否需要修改,与迟夙生的表述完全两码事。陈士渠的微博没有错误,迟夙生的微博却犯了重大的错误,吴黎明拉上陈士渠陪绑,就能给迟夙生解套吗?太低估网友的辨别能力了。

 

被我揭穿后,吴黎明开始骂我五毛,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说腾讯、南都给他开专栏、约稿,开始撒泼。然后宣布离开微博一个月,然后又说一个月太长,然后又说永别微博,然后又说舍不得微博,然后又说离别宣言,然后又开始自言自语,然后就木有然后了……我是不是又逼疯了一个体制婊?我对“江宁公安在线”、“铁打的西瓜”等警察有着很好的印象,却恶心这个“戴假发的南瓜st”的警察,学艺不精还自我感觉良好,除了给公知洗地就是骂不同意见的人五毛,真希望山东公安少一些这样的害群之马。

 

 

吴法天,2014年6月3日晚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