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被操控的话语权   

2014-01-18 22: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有一条谣言在微博上流传,我所见到并截图的版本是实名认证“头条传媒”发布的微博,言之凿凿称“李开复11720:47在台湾离世,享年54岁”。新浪给予头条传媒的认证资料显示身份为“头条传媒总裁”,简介是:“我们制造明星”,粉丝近3万。当时很多人在传播。我并没有注意到染香在21:16发布的“ 2014-01-1720:47,开复因病去”。虽然掐头去尾少了两个字,但这条含糊的微博还是被很多人理解为是在说李开复去世。新浪微博辟谣经与李开复助理联系,说李开复病情稳定,正在修养中。随后,李开复发帖要求处罚染香,新浪当晚迅速作出处理,染香被扣除信用积分10分,账号禁言、禁被关注15天。

 

被操控的话语权 - 吴法天 - 吴法天的博客

 

有人认为这个处罚太轻,应该销号。但如果对比前段时间造谣司马南被抓的公知们没有一个被处罚,以及我个人被造谣抹黑长达一年,很多参与造谣传谣者都毫发无损,则可见这种双重标准。论造谣传谣,公知们更擅长,更轻车熟路,但新浪官方却很少如此迅速而严厉地进行处罚,如果以这种标准治谣,这个平台的谣言也不会猖獗如斯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李开复说过“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程益中说过“谣言是埋藏于人们心中的真相”,公知们说过“辟谣者是人民的公敌”,南都说过要用“谣言倒逼真相”,而这次被谣言射中的恰恰是李开复导师。如果你是一贯反对谣言的,那么被谣言所伤值得同情,如果你是一贯支持并鼓励谣言的,那么谣言射中你的时候,不是求仁得仁吗?

 

自从染香实名认证为“市场营销人”后,我几乎没有看过其微博微信,也从未转过其言论。从政论性内容的微博账号转变为营销为主的微博账号,客观上影响了其关注度,也使染香在舆论场上处于边缘化的地位。我个人认为这是染香策划的一次营销事件,主观上是想让自己重新吸引更多的关注,我并不赞同这样的做法。染香本来想用模糊信息钓鱼,结果咬钩的太多,自己被拖到河里去了,不仅李开复神速地对号入座,而且新浪微博辟谣也主动补全了信息,实施了惩罚。可能在染香看来,这是读者的思维定势,“因病去”很少会理解为“因病去医院”或“因病去休假”。我是一贯反对谣言的,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造谣都让我反感,但这件事客观上却暴露了媒体平台对话语权的操控和双重标准。如果这次染香发布的信息是“马南因病去”,或者“庆东因病去”,你认为新浪还会这么处罚染香吗?

 

话语权,是发言者对于受众的影响力,是一个人或组织对于社会信息传播的掌控力。在网上,一个没人关注的账号有言论权,但却没有话语权,因为没有什么影响力,话语权总是跟你的影响力联系在一起。李开复、薛蛮子、任志强他们坐拥几千万粉丝,有无数的追随者,就是因为他们有影响力,所以他们也取得了相应的话语权,可以引导受众,甚至与传统媒体抗衡。很多公共事件中,意见领袖的作用举足轻重,就是因为意见领袖的发言引导了粉丝,其影响力带来的话语权在信息和观念的传播中均占有一席之地。你该看到什么,该如何去思考,该得出什么结论,都是有媒体主导的,有了自媒体之后自媒体也会主导舆论的走向。传统的权力观念中,公权力被认为是话语权的垄断者,但在网络时代,这个话语权的垄断早已被打破,自媒体的话语权尤其是市场推动下的自媒体话语权成为新宠。

 

昨天晚上,搜狐视频召开了年会庆典,在这次庆典上,搜狐颁发了给以杨天国五人为成员的团队“李某某事件运营组”优秀团队奖。当我在微博上贴出他们的奖牌时,有些人还不信,说搜狐的域名写错了,是PS的。但搜狐高级编辑杨天国马上出来解释他们的“运营”含义——“要不要报道,怎么报道,让谁来接受采访,让谁来评析,给公众什么样的信息,这个是运营的核心。”他同时也解释了奖牌上公司域名的错误“这个奖牌中域名确实是错的,这是年会工作组犯的低级错误。”很多不相信奖牌为真的人这下惊讶了:对公共事件的报道难道不该全面客观呈现事实吗?要不要报道,怎么报道,让谁来接受采访,让谁来评析,给公众什么样的信息,这些不等于人为操控舆论吗?真相还重要么?

 

被操控的话语权 - 吴法天 - 吴法天的博客

 

我不知读者有没有看过电影《搜索》,虽然是虚构的戏,但却真实地再现了自媒体时代话语权被操控的现实。资本控制媒体,媒体追求的东西与经济挂钩,价值观被重新定位,观众会看到什么信息,舆论会如何评价信息,都在掌控之中。媒体可以成就你的传奇,也可以变成杀人不见血的利器。你的暴富充满原罪,但有钱收买媒体,自然会有人歌功颂德,而质疑你的人的声音却会被屏蔽,甚至反过来被泼污水。对于媒体的无节操我是早已领教过了的。媒体要求监督权力,监督社会,监督一切,但谁来监督媒体呢?当媒体滥用自己的话语权时,当媒体操控了社会的价值评判标准,我们会被洗脑么?

 

2014年1月18日晚,吴法天

 

 

  评论这张
 
阅读(21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