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人大张鸣二三事   

2013-10-30 22: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鸣是一位很有意思的教授,我对他有种天然的好感,因为他是来自我母校中国人民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而且因为他不畏学校领导的压力,挺有民国范儿的。他还写过几本书,做过一些讲座,其中精彩的段落,我还能顺手拈来,比如他对民主的看法:

 

——是不是民主化就可以解决问题?很多国家民主的结果是乱象丛生,这说明民主国家不能一蹴而就。中国需要民主,但民主是一个比较奢侈的制度,它必须有相应的文化和条件,尤其是有相应的经济力量。在你的经济水平没有达到之前,贸然地引进制度是不可能的。否则很容易形成民粹,很容易形成集权主义。

 

——民主化的前提应当时有一个发达的经济体制,还需要教育、文化跟上。在我们还有很多“愤青”的情况下,你让他们投票,没准儿就乱了,他不会理性地思考。谁能煽情、谁敢说、谁敢极端化就选谁,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一批批受过大学教育的人都是愤青的话,民主就遥遥无期,这种情况下还不如不实现民主。

 

——民国时期对西式民主的实践,民主被控制了。作为民主制度奠基人的孙中山也未尊重制度的严肃性,未处理好传统政治操纵和现代政局的关系;中国人不会选举,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选举,这问题现在还很严重;从1912年到1949年,表面上是民主制度,实际上是军国体制。说中国人一民主就富强,这证明是错的。

 

——民国时,中国人尝试西式民主制度,采用了被认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制度——美国制度:总统直接统率内阁,然后有立法机构和参议院,邀请美国政治协会的会长来当顾问。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只要民主共和,中国就可以凭借先进的制度一举赶超,成为世界上最强的国家。但真正实施的时候发现麻烦挺大的。

 

上述见解是不是挺靠谱的?我觉得是挺客观、理性的。所以我曾经是张鸣理论的传播者,这些段落我曾经在微博上摘录过,他也承认这些话是他说过的。不过,是“曾经”。在我真正了解张鸣教授之前,他留给我的印象就是这么美好。哎,人生若只如初见啊。

 

在微博上,他的形象却彻底被他自己颠覆了。书上那个讲道理的张鸣不见了,他的微博总是让人感觉不是政治学教授在写,而是一个喜欢喊口号的愣头青。比如他说:“每次出国,看着自己的烂护照都想哭。这他妈是一个谁都看不起的护照,拿着这个护照,被谁都看成是偷渡客。这样的护照,居然属于一个大国,他妈的。”(2011101420:38)他喜欢骂人,而且骂得据说是“狂拽帅气吊炸天”。比如他骂司马平邦:“@司马平邦 你这个王八蛋,别他妈给脸不要脸。”(2011101412:50)他骂王小东:“@王小东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就是政府和美国人两用的充气娃娃。”(2011111722:33)我该怀疑他的书代笔么?

 

右派骂个人也没什么,说明是性情中人,真汉子,比孔庆东之流骂人家南方人物周刊汉奸强多了。反正右派公知骂人是家常便饭,没有粉丝把这当做是缺点。但是,造谣传谣,却不是好事,能对此乐此不疲,甘之如饴的人,不是立场有问题,就是智商有问题。我作为辟谣联盟的发起人之一,张鸣教授对我有成见是正常的,因为他有时会荣幸的上榜。于是有次节目间隙,他颇为愤愤地对我说:“你们辟谣联盟干嘛针对我啊?”我笑笑,“我们辟谣都是被动的,得有谣言才能求真,所以我们看重证据,对事不对人。如果没有谣言,我们就休息。如果您微博上没有传播谣言,盯着您也没有用啊。”不过,传谣也许是“急公好义”,人没那么坏呢。

 

我和他在一起做过几次节目,印象中在《魅力124》有一次,在凤凰宽频有两次,一次是谈小悦悦事件,一次是谈微博谣言问题。但他真正记恨于我,是魅力124录节目。时间大约是2011年底,辩论的题目是关于网络是否需要监管,我们这边是我、郭松明和袁小靓,对方是张鸣、易天和石述思。现场有一个观众支持率的的计数器,代表每个人的获支持率。那场辩论比较火爆,张鸣几次出口成脏,情绪失控,主持人不得不多次中断辩论。互动环节,现场有一位观众向张鸣提问,问题有点尖锐,结果张鸣非常激动,非要主持人把这位观众赶出去才作罢。最后张鸣拿到了全场最低的支持率。

 

那次节目录完,张鸣就开始在微博上对我进行谩骂,大约是辩论时的气没地方撒,我也没怎么理睬。但我第二次去录节目时,却被一件事情惊呆了。节目组的一位编导,说起上次的节目,谈了一些花絮,对张鸣颇有微词。好奇害死猫,我问了个端详,原来是负责外联的小姑凉,受了张鸣的欺负,挺委屈的。张鸣总是在半夜三更给她发一些暧昧的骚扰短信,不堪入目,搞得她非常尴尬。编导问我这是否构成性骚扰,我说我们国家对性骚扰的界定比较模糊,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受追究,只是道德范畴。编导说张鸣似乎五十多岁了,离婚后娶了一个女学生,可做节目的时候还是对女嘉宾色迷迷的,得防着点儿。当我看到张鸣在微博上还在对我骂骂咧咧,就回应了他,并用这件事委婉地给他敲了敲边鼓。结果张鸣来劲了,说我造谣,我说那你告我吧,我可以在法庭上出示短信的截图。他立马蔫了。

 

后来在揭露香河圈地案的过程中,我发现当地县委书记的太太就是微博上著名公知赵丽华,于是深入挖掘了一下背后的利益链,发现杨文华书记跟香河某房地产公司搞回迁房,而这个公司又赞助了赵丽华的梨花节。我的两篇博客出来,赵丽华恼羞成怒,不停地谩骂,并且说要对我进行“定点摘除”。张鸣一看报复我的机会来了,就发帖力挺赵丽华和易天,并称两位是“女侠”,他会指导她俩怎么对我进行定点摘除。张鸣此言一出,让人大跌眼镜。赵丽华和她的书记老公的事情,证据清晰,跟她有交情的一干公知早已躲得远远得不吱声,而只有张鸣往上凑。张鸣还主动给赵丽华站台,说他去廊坊作协查过,她不是廊坊作协的。可是,我马上就贴出赵丽华当选廊坊作协副主席的报纸,张鸣又哑了火。你不是骂人家五毛吗?怎么还着急上赶地给涉嫌贪腐的官员和夫人洗刷刷洗刷刷呢?

 

我无意间撞见了他的一点糗事,本来也没想给他张扬,他自己往枪口撞;我揭露香河圈地的丑闻,本来没他事,他要出来给官太太洗地,只好搂草打兔子,一起揭露了。他却以此为借口,说遭我迫害,要从新浪出走,向老沉撒娇。老沉那时可能也烦他咋咋呼呼,就不失时机地发了一首《再见吧朋友》。张鸣这下下不了台,就真的被气走了。他说他走也要带走他那几十万粉丝,可是铁打的微博流水的公知,他走了新浪微博就几乎忘了他了。

 

他在腾讯微博大约寂寞了,说要约人辩论宪政话题,我纯粹为了逗他闷儿,说那就约一场辩论呗,时间十月底,地点独家网。无数的人艾特他,他早看到了,结果过了一个月,他才故作惊讶状,说看到我约辩,他声明只跟官员辩,意思是我没有参赛资格,他如果和我辩的话,准备被拘留也要揍我。我不过发现了一个与书上不大一样的张鸣,让我失望的张鸣,或者说得更广泛一些,公知们都让我失望,他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精神分裂。我跟张鸣没有什么个人恩怨,无非是观点不一样,我揭露他顺便说了一些实话,他对我是有多大的仇啊。我吴法天所说的每句话,都是有依据的,如果张鸣可以去法院告我,说我造谣,那我这些证据就有了用武之地了。

 

 

  

  评论这张
 
阅读(757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