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新快报》的道歉  

2013-10-27 20: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快报》的道歉 - 吴法天 - 吴法天的博客

    1027上午,我们终于看到了《新快报》的道歉。诺大的一页报纸,道歉的篇幅占据了大约不到十分之一的版面,蜷缩在《恒大2:2首尔》巨幅照片的一角。1023,他们用几乎整版的内容写了一份《请放人》的战斗檄文,激起千层浪,事情败露后,却轻描淡写地登了一份豆腐干致歉,排版在了一名球员的屁股后面。难怪有网友说,这道歉像放屁。

 

胡锡进认为新快报之前的行为或许是冲动了,需要冷静。我不赞同这样的说法。记者收钱发表文章,报社头版呼吁放人,一些媒体同行声援,见光后报社道歉,每一步都是冷静的决策,而不是冲动的产物。就这篇道歉而言,它的排版和措辞,绝对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报社对稿件的审核把关不严,事发后报纸采取的做法不当”这是道歉的核心,但却把主要责任推给记者,表明报社只是过失,而不是故意。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尼玛收钱发稿,把我们都给蒙了,白激动了,还跟着受牵连。”我看了很多期的新快报头版,从未有过把一张体育赛事照片放大到整版而把如此重要的声明放在角落的奇葩排版。遇到眼神不好的读者,不拿放大镜,恐怕是看不到这则致歉的。冲动的报社会这么费尽心思么?

 

一些公知大V还在替《新快报》喊冤,立场决定了他们必须“破着头皮”坚持下去。他们会说,今夜我们都是陈永洲,为他呼喊就是为自己呼喊。他们为叶海燕、薛蛮子、陈宝成、刘虎、夏俊峰、陈水总、冀中星呼喊,为一切冲撞法律的异见人士呼喊,不管他是流氓还是骗子,是否劣迹斑斑,却鲜有为真正冤屈的张远洋、吕同元等毫无利用价值的人发声。当实体上的声称无罪的谎言被揭穿,下一步必然是程序正义问题。陈永洲案就在今天如我所料提出了“血痕说”。某位公知贴了一张陈永洲供述时的视频截图,说他脖子上有血痕,群情激奋。可是,仔细把视频回放,发现根本没有这个痕迹!不知是哪位公知把陈永洲的脖子上的褶皱给加了点红色,制作成了“血痕”,引得急公好义的袁律师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地转发。然后被发现原图造假,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删除,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关于刑讯逼供的问题,我在昨天的《新快报的两根骨头》一文中已经论述了,建议辩护律师去看讯问的录像。我研究生是学刑事诉讼法的,所以我会更关注程序的问题。比如有人提出央视播出陈永洲认罪的视频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的未经法院定罪不得认定任何人有罪的问题,完全是误解。播出本人认罪视频不等于给他定罪,用词都是“涉嫌”。法院判决前不能确定一个人有罪是指这个人的嫌疑人和被告人地位,而不是不允许他自己承认有罪,否则就不存在自首和坦白了。相比于之前网上一边倒地声援《新快报》和陈永洲,央视播出的证据最多是在舆论上起了一个平衡。自媒体时代,微博依然会保持多种声音,没有媒体能一统天下。如果没有这段视频,公知要求拿出证据的呼声会不绝于耳,而陈永洲自己的陈述,恰好在关键时刻满足了社会的知情权。不是说正义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吗?这种公开证据的态度,比起侦查部门借口保密三缄其口,要开放和开明得多。

 

我的一位好友施鹏鹏教授,最近写了一篇关于侦查程序中的媒体自由的论文,提到侦查秘密型和侦查公开型的国家,后者的代表恰恰是公知们最崇尚的美国。例如,在华盛顿特区的规定就是这样的:“警察应以温和礼貌的态度,与媒体记者相处。其有权发布的新闻内容包括:涉案公民的姓名,但性犯罪被害人、少年被告、目击证人、尚未通知亲属的死者除外;涉案公民的相关真实信息,如年龄、住所、职业和家庭状况等;事件发生或逮捕时的背景环境,包括时间、地点、武器的持有或使用、抵抗情形、追逐情形、执行逮捕官员的身份、进行调查时间长度、扣押项目等描述;其他侦查支援事项,如人或车辆监控等”。而规定媒体可以在侦查阶段介入报道的根据,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倡导的言论自由。

 

当然,认为长沙警方违法办案的质疑声依然存在,认为它无权异地抓捕,认为它成了某企业的家丁,认为它办案的程序有问题。那么就客观地检视一下吧。第一,关于立案,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犯罪行为实施地、犯罪结果发生地和实际财产取得地。所以,广州和长沙的警方都是有管辖权的,但受害人首先向长沙警方报案,所以长沙警方立案并不违法。第二,关于跨省抓捕的问题,警方立案之后,抓捕是不受地区限制的,天津犯罪的人逃到廊坊就不能抓了么?不是的,异地抓捕是法律规定的,当地公安机关应当配合,所以长沙警方是在广州警方的协助下把陈永洲抓住的。别说跨省,人家美国抓斯诺登还跨国呢。第三,关于警察成为企业家丁的问题,完全是一种主观评判。对于任何企业的报案,只要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都应该立案。《新快报》去广州告中联重科某位管理人员诽谤,广州的法院给立案了,是否就能说广州法院是《新快报》的家丁呢,不能。第四,有人认为这是靠口供定案,违反了刑诉法只有口供不能定罪的原则。对不起,你看到的是表面现象。如果排除刑讯逼供,被告人能面对摄像机自然而流畅地陈述自己的罪行,一定是有足以让他坦白的物证、书证等铁证,别着急,法庭上一定能见到。

 

钱云会案件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长博客进行证据分析,我的结论是交通肇事,我说我错了会道歉,如果你们错了也希望你们坦诚道歉。事实证明我对了,而那些造谣谋杀的公知至今没有道歉,赶赴下一个谣言了。《新快报》在1023日说,“如果警察叔叔发现了敝报虽力尽而不能发掘之证据,敬请公示,我们一定脱帽致敬”,可是1027日的致歉信,针对的是读者,而不是警方,他们不会兑现他们的脱帽致敬。英文中有三个词用来表达歉意,按程度排是apologizesorryregret,《新快报》的道歉诚意最多是表达了一种遗憾。“对稿件审核把关不严”意味着要和陈永洲作切割了,27岁的年轻记者曾经成为你们的棋子,现在成为了牺牲品。如果新快报今天的头版是下面这幅网友设计的图,我会佩服它的勇气!

 

    《新快报》的道歉 - 吴法天 - 吴法天的博客

    吴法天,2013年10月27日 午后  (公共微信:wulaws)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