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争议”吴法天  

2013-07-18 10: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法天又引发争议了。


  作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是在网络上名气颇大的几位师者之一。他对很多事件针砭时弊,受到很多关注,也带来无数争议。他代理过张远洋冤案,举报过世代投资集团主席禹晋永造假诈骗。但流传最广的却是20127月与女记者朝阳门微博“约架”的这一条。


麻烦似乎会不由自主地找上他。今年3月,有位张女士在网上爆料,称自己与吴法天有纠纷。头一年“约架”的盛况再次在网络热烈绽放。尽管吴法天花了三大篇博客用详实的证据澄清,称对方借钱不还污蔑自己,并配用了《让子弹飞》中六子剖腹以证清白的剧照,但因为法院尚未作出最后的判决,所以还是有网络舆论在搅浑水。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久未露面的吴法天。他说,自己在尝试做一些调整,注意说话的方式,“但大的方向不会变。”

 

   把约架当说理网友称其太“天真”


  这个月初,在停了一个星期后,吴法天再次开始发微博。但是熟悉他的人觉出了一些异样——与此前的犀利风格不同,吴法天的语言措辞温和了许多,关注的内容也更多为一些少有争议的事件,比如对司法冤案的关注,对绝症女孩的援助。以前他基本天天发微博,多的时候一天能发二三十条,但现在往往两三天也未有一条更新。

  对于在网络上消失,吴法天表示“确实是受到了压力。”他说,他早已把网络认证上的在校身份取消,在公众场合也不提学校,不用自己本名,就是不想因为自己的言论给学校带来麻烦,但事与愿违。“很多人会因为我去攻击这个学校,学校在舆论下受不了。”

  他现在已经把阵地转往微信,“那里基本都是支持我的人,会跟他们交流互动。”他表示自己会减少公开的意见发表,观点可以写在书里,更固定更持久去影响一些人。

  跟吴法天的访谈在一家肯德基进行,这里人来人往,作为专访环境来说甚至有些嘈杂。成都商报记者原想方便采访对象,选一个离他住所较近的地方,但吴法天始终回避。“基本上都是我来定地方。”吴法天说,他从来不在公开活动中透露自己的家庭情况、住所以及行踪,以免让家人受到牵连。

  吴法天的小心谨慎并非不可理解,他的嫉恶如仇的直率性格时常伴随着电话、短信、私信等,各种渠道的威胁。好几次事件因为警方的介入被化解,唯一一次得以实施的就是与女记者“约架”,吴法天被多人围攻,真正体会到现实中的武力。

  “两个人观点不同很正常,为什么不能讨论说理呢?”直到现在,吴法天还是在强调“文斗”这一点。最后女方虽被警方处以拘留五日的治安处罚,但吴法天的教授身份,也让应约的他被批“不够成熟”。对于这样的结果,一些网友表示吴法天太“天真”:“同意约架就该有心理准备……讲什么道理。”

  “她是电视台的记者啊,有那么多人现场见证,怎么可能动粗呢。”说到这里,吴法天笑了笑,似乎仍有些不想相信。但他认为,虽然自己最后吃亏,大家看到的是对方不讲道义,是对方出丑。“就算是天真,我的天真也是一种小天真,小傻,他们的傻是大傻。”

  还有网友认为吴法天是“钓鱼”约架,嫁祸对方博同情。吴法天有些不屑。“如果没有发生武力,对话题、观点的掌控、理解力,我是很有把握的。”他表示,自己在电视节目里跟很多人辩论过,都不落下风,还可以同时跟多人辩论。

 

   举证辟谣争议事件被骂五毛


  吴法天的确擅长辩论。2003年,刚刚成为博士生的他就独立创建了“中国证据法网”,其后又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创建了“辟谣联盟”,以证据辟谣是他的兴趣。但他发表的意见似乎总让一些人无法接受,其中“钱会云案”尤为突出。

20101225日,浙江乐清市寨桥村原村主任钱云会死于工程车轮胎下,身首异处,引发全民关注。由于死者钱云会“上访村主任”的敏感身份,很快网上就有了“把人按在车轮下故意碾死”的谋杀说法。两天后,乐清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将其定性为“交通肇事案件”,遭到网友强烈质疑。

  “当时的情况是,谁说是交通肇事谁就会被骂。我是第一个站出来说是交通肇事的,所以被骂的最惨。”吴法天说,他到案发现场勘查,从物证、书证、视听资料,到刹车痕、碰撞痕迹、犯罪嫌疑人陈述、证人证言,写了《钱云会案的证据分析》一文。该文当天点击量12余万,引起大论战,吴法天被骂为“走狗”、“五毛”。虽然最后法庭展示了五十多项证据,证明了他判断的正确,但这两个词从此与他形影不离。

  “我并没有刻意地去矫正一些事,有时候是实在看不下去了。”网络原是吴法天普法的阵地。在2007年的“华南虎”事件中,他曾说:“我很欣赏网民的那种‘有证据的怀疑精神’。”显然这种感受早已物似人非。吴法天说,他自己也批评官方,但是他觉得有部分人是为了攻击而攻击,经常用一些谣言作为批判的武器,“很低级”。

  “我可以示范什么是专业的批评。”吴法天以苏格拉底在古希腊雅典广场上给青年讲话为例,“不是向人灌输价值观,而是不停地问问题”:你认为我是五毛,证据是什么?因为我的结论和官方一致?这个证据够吗?通过什么得出这个结论?吴法天认为,他不是在帮官方说话,他能提出证据,对方说自己是“五毛”,也要提出证据,“谁主张谁举证,就事论事”。       谈到证据学方面的事,吴法天会更加兴致盎然,说到热烈处,还会放下原本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摆出要在课堂演讲的手势。

  吴法天证据学专业确实给与了他专业的辩论“武器”,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好辩,他在网上就更招人“恨”,甚至之后他发一条母亲大寿的微博,都招来一顿谩骂。今年1月,吴法天对“央视采访领导手腕打马赛克,想遮住名表”进行辟谣,网友小丑鱼回敬他说,这就是他被骂的原因,“转发一下怎么了?”“可这是谣言啊。”吴法天回答说。

 

    专业能力受认可学生评价其理性正义


  实际上,有不少人支持吴法天,比如微博认证为某杂志社研究部主任郭松民就认为,吴法天让不少人对当今大学观感改善,因为发现他是有良知的学者。在一次聚会上对吴法天有着“落落寡合”印象的社会学家、剧作家黄纪苏看来,吴法天对公共事件去伪求真有积极意义,有着勇于承担的“义勇”。

  但类似这样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了骂声里。“这是自然规律。”吴法天有些遗憾,他认为因为微博就是快餐化、碎片化的,大家都喜欢看有噱头的内容。“就像谣言一样,造谣的时候传播率非常高,但辟谣的时候就没人看了,所以辟谣的网络转发永远敌不过造谣的转发。”

  即使如此,吴法天并不愿意去后悔此前的行为。“我只讲我的观点,甚至我都不看评论,别人@我也不设置提醒。”他说,高中时候自己受《笑傲江湖》影响较深,喜欢令狐冲的侠义,也能深味那种被人误解的孤独。

  对于“那些恶意的,有目的性的人”,吴法天觉得辩解是没有太多意义的,“因为我永远不可能去说服有意抹黑我的人。”而且他认为,大多数网友主要还是围观看热闹的,容易人云亦云,但是真正关注他一段时间后,会发现他说的是有道理的,然后慢慢变成他的支持者。

  这一点得到了他的学生和同仁的证实。去年这个时候,报考政法大学研究生的潘登,早在网络上就知道了“四大恶人”吴法天。为了了解自己未来的导师,他还特地上网搜索了很多相关事件。

  “看了之后,我觉得吴老师并不像那些人说那样啊。”潘登认为,吴法天在网络上发表意见还是比较理性的,也很有正义感。

  吴法天的教学能力也得到不少学生的认可:“对专业很有激情,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在课堂上有丰富的案例,绝不照本宣科,很能吸引学生。”据潘登说,还有其他院系的学生慕名来听吴法天的课,口碑都不错。唯一不足的,可能是吴法天很少和学生有生活中的交流,课堂外比较低调、严肃。

  “吴老师对人诚恳耐心、乐于交流,人品非常好。”孙守航在司法系统工作了20年,今年已经快50岁了,但他还是尊敬地把吴法天称作老师。他认为,虽然在某些问题上彼此也会有不同的观点,但这并不能否定吴法天在专业上的能力。资料显示,吴法天至今已有18部专著(含译著),近60篇论文,给超过10份报刊供稿或开设专栏。

  对于吴法天引起的争议,孙守航认为,学者就是应该百家争鸣,自己认为对的就坚持,“吴老师只是太直了”。

 

    痴迷法律“情商之低令人发指”


  其实,吴法天的“直”,早在青少年时期就能窥知一二。

  据吴法天说,小时候,他曾因看见一个大个子欺负弱小,“便捡了块板砖拍了上去”。高一时英语课,一位女老师讲语法的时候,吴法天当堂指出了她一个错误。在大学时代,吴法天作为学校BBS法学版版主,还不时就食堂、宿舍、收发室、图书馆等多个问题对校方开炮。

  不过吴法天并不认为,自己的个性以及选择法律,与成长经历有太直接的关系。在他看来,只是从朴素的情感上来讲,法律这个专业非常正义。吴法天出生于著名的小商品集散地浙江义乌,他的大部分老乡和同学都在经商,父母当年也希望他念经济专业,但是吴法天还是义无反顾地,在高考第一批到第三批的第一志愿全都填了法律。

  “我对这个确实非常痴迷。”吴法天特别强调了“痴迷”二字,他说,自己走到今天,是正义感,也是强烈的兴趣,一直推动引领着他。

然而法律的专业并没有帮吴法天解除麻烦。在吴法天的一篇回忆文章中,他的死党曾形容他,“智商之高,和情商之低,都令人发指。”

 

 

  已经改变很多但大的方向不


  张女士抹黑他的事件显然给了他最为沉重的一击。“这个伤害真的太大了,太大了。”吴法天低下头,把脸别开,然后是一段长长的停顿。“我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弱点。”

  这件事后,吴法天又向学校“打报告”。他说,学校已经调查清楚,在法律上他没有任何过错,对方也毫无证据。但正如他微信段子中的“领导”所说:“为什么他们会打你,而不来打我们的同事老李呢?……你去招惹流氓,要反思自己。”

  “我在反思,我已经改变很多了。”吴法天说,自己确实曾年少轻狂,这几年学到很多教训:不应树敌太多,过早给自己设置太多的障碍,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更重要的事指的是“从比较宏观的层面上去推动法治的进步”,这是他一直在努力的目标,也是他不愿意放弃学校工作一个很大的原因。

  他表示,自己本科毕业后一直都有进入政府司法系统的机会,他现在也完全可以接民事、金融、房地产方面的案子,有比较可观的回报,但他没有这样做。“学校是立足的根本。”吴法天说,“我非常喜欢证据法这个专业,在教学科研上还有很多想法。”同时,他仍希望继续做一些普法,比如义务录制《天天说法》的栏目,做一些有意义的法律援助。

  朋友也说过他太较真,他认为这“有时是缺点,有时也是优点”,自己做的很多事都是对的,只是斗争的策略上还是要讲究。他表示会做一些调整,注意说话的方式,“但大的方向不会变,就是做真正的法律人,为推动中国法治尽一己之力。”

  在更大的程度上,吴法天认为是自己“力量还不够强”:“如果在社会地位、学术成就、经济背景等任何一方面更加强大,我能拥有更强的战斗力和抗压力……我想拥有这种社会影响力,让更多人明白法治的意义所在。”

 

 

 

   (记者稿件,原文见2013年7月17日《成都商报》,刊发时版面编辑对记者的稿件有细节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6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