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没有道,哪有歉?——回应周燕及其拥趸  

2012-07-19 22: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法天·

 

7月19日16:51,四川电视台记者周燕在新浪微博上发了篇《错了就道歉》的长微博,说:“我为自己的意气用事对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带来的身体伤害道歉。”沉寂多天之后,周记者终于选择在微博对我公开道歉。本以为她在接受法律惩罚后有所悔改,没想到在道歉之余,她依然极力歪曲事实,对我进行侮辱诽谤,用不实之词对我进行疯狂的人身攻击。为此,我得不得再发博客对此进行最后一次回应。为避免被说成是配合她炒作的嫌疑,我在微博上不再对此过多评论,剩下的只有诉诸法律了。记者若要继续造谣而毫无愧意,还能指望她什么?

周燕记者在《错了就道歉》的长微博中说她跟我素昧平生,从未蒙面,对我“挥之拳脚泄愤”,“要么想出名想疯了,要么脑子坏掉了”。但她并没有在这两选之间坦陈她的答案。而是开始捏造一些完全站不住脚的理由,论证打人的合理性。

 

她在长微博中造的第一个谣,是借夏商之言,说我吃饭录音。这个谣言早已澄清过多次,去年写的长博客已经把证据列得清清楚楚,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时关注了我,就应该完全清楚前因后果,而不会在一年多以后继续搅浑水。夏商的丑闻我已经在博客中说过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饭局》那篇。虽然公知饭局像鸿门宴,但我真从未有过吃饭录音。其实,起因还是钱云会案。C律师不是我的朋友,但在微博上是互相关注。我被邀请去跟C吃饭,当时有十几人,包括X公知和财新记者W也在场,席间谈到钱案,C律师公开说“按照证据判定,其实不难得出交通肇事的结论”。我表示认同。后来某日,一个网友问我C律师对该案的看法,我私下回复说他其实C也认同交通肇事的结论。结果有一帮人拿此去质问C律师,C不想公开在微博上表态惹怒阴谋论者,所以保持沉默。旋即他们说我造谣,C不会持交通肇事的观点。我说在场的有X公知和财经记者,可以求证。于是我打电话询问X公知和财新W记者,均获得他们肯定的回答,他们说确实听到C律师那时的公开表态,我没有撒谎。当时我办公室座机可以通话录音,我作了自动录音,并对质疑我的那些人说,我已经获得两位在场证人的肯定证词,有通话录音。他们一下子就慌了,攻击点从骂我造谣变成了说我录音,再也不提C是否持交通肇事论的事情。此后,通话录音被捏造成了吃饭录音。而事后我检查了电话,发现录音没有录上。但此时真相已经大白,完全不需要录音了。当事人C自己都默认了,无需再用录音,我也没有什么录音可以公布的。不过此事提醒了我,以后跟公知对话,不仅要录音,最好还要有录像,以免他们转身就不认账。在公开的场合,讨论的又是公共的事件,发表观点却无担当,反而倒打一耙,也令我从此开始对C律师失望。钱云会案成为我和一些右派公知分道扬镳的标志性事件,是因为我不认同用谣言作为质疑政府和攻击政府的武器,我认为法律人必须尊重证据和事实。


周燕找到的第二个理由,是说我跟五岳散人的“约架”,后来导致她的“逼视”、愤恨,以及对我破口大骂。我在博客中用了很长的内容澄清那次事件,是谈到刘案时我引公开判决书说某人是证人(判决书网上有,我未指名道姓),之后五岳散人对号入座,并声称要报复我。如想解决问题,他给我两个选项:一是上法庭,二是见面。我当时就选择了第一个选项。结果五岳散人说,已经没有第一个选项了,只能当面说。于是我定下时间地点,同意面见。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过“约架”,也完全不知道会被误解成“约架”。后来我只身前往,发现老沉和小秘书已经报警,一辆警车横亘在加油站前,很是意外。五岳散人带着一帮人,带着木刀,出现在加油站对面的白家庄42号,最终也没有敢走过来到加油站这边。相隔几十米,我也看不清对面那帮人是什么来头,后来才知道约见变成了“约架”。若知道是约架,知道他会带着人手和武器过来,我想我是不会去冒险的。我本人学习和研究法律,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深知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的法律责任,绝无可能知法犯法,所以那些诛心之论,是逻辑错误地在构陷一个理性人所能作出的正常选择。


周燕又继续捏造了关于三年灾害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曾经多次澄清,我从未说过那时没有饿死人,但说过我家没有饿死人,我质疑3000万的数字,是因为一些户籍统计上的误差,但我毫无疑问地认为那时饿死很多人的。从一些公知们发的微博来看,当时右派的境遇确实很差,饿死的人很多,因此我抱着“深深的同情”,此非调侃,而是发自内心的同情。那个时代的悲剧我没有经历,但认为无需再重蹈历史的覆辙。公知们从来不谈二十世纪二三十年的大饥荒,也不提1942年的饿殍遍野 ,更无视建国后人口增加了一倍的事实,拿半个世纪前的事情不停翻炒,其实项庄舞剑。我不反对用各种事实和数据去质疑,甚至清算历史,但真的很反感借着此事不断造谣,数字从3000万到5000万到8000万,最后到一亿。难道说一千万的就是五毛,说三千万的就是斗士?到底是以数据的多寡作为区分的标准,还是以确证的史实呢?数字越多约能证明发帖者的正义立场么?如果甲不同意乙的观点,甲就可以殴打乙,那么从逻辑上讲,乙不同意甲的观点,乙是否同样可以殴打甲呢?是否给对方扣上一个五毛的帽子后,群殴就具有了天然的正义性?在我看来,他们是打着反对极权的旗号,做的事情却比他们所称的极权还极权。

 

周燕提到的第四个理由,是因为我反对李承鹏的有关食品安全的观点。我的原帖是:“在李承鹏看来,中国食品什么都是有毒的,他每天吃的东西都不安全,他是神农的后裔。公知把某些不良厂家犯的错误扩大为所有的食品都有问题,把个别商贩的罪过往这个体制上推,往整个社会上推,说说俏皮话装装批判者,简直太英雄了。还记得他和宁财神都公开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移民,谁知道办得怎么样了?” 谁都反对有毒食品,但这里需要说清楚几个问题:1、是否所有的食品都有毒?有必要搞的人人自危么?2、政府是允许和鼓励有毒食品,还是禁止和追责呢?3、市场经济中选择投机的个体可以把责任全部往体制上推么?4、做批判者太容易了,把话约往极端说越有人听,可是解决之道呢?如果把街头有地沟油的摊贩给管理了,他们是否又会呼吁这是残害小贩呢?我发这条微博,只是提出我自己的不同意见,而周燕的反应特别强烈,她公开在主帖中辱骂:“吴法天长着一副挨骂找抽的小样,不骂辜负了他爹射出的那枚臭精。”先父过世已经十几年,看过我纪念父亲文章的人大概能体会我对父亲的感情,观点不同,辱人父母,哪有这样的记者?


周燕说的第五个理由,是她造谣的说我提出了钼铜项目无毒零污染。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我原帖是转发一个公开报道的说法请求方舟子辟谣或科普,是因为我不信这种说法才希望有懂行的人公开解释下。钼铜项目在环保上投了15个亿,到底有多达的污染,能降低到多少程度,非专业者还真没有发言权,所以只能是求证,而不能下结论。但对于该事件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却要建立在对此专业性问题的答案上,所以非常重要。但周记者应要把一个不是我的观点硬塞到我头上,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攻击我,这种卑劣手法怎么会由一个本来该查证事实的电视台记者身上呢?

 

周燕说的第六个理由,是我选择了她自认为不好看的照片。这个就不说了,因为这几张照片是她自己贴在微博上的,我转载而已。关于“体制内反体制的问题”,我已经向张雪忠说过了,不妨再重申一遍:“我在体制内,但一直批判制度中存在的问题,如拙作《法律的侧面》大多是针砭积弊的随笔,也有建言。我希望在体制内进行改革,而不是推翻。某记者也在体制内,但纵观其微博,却是为了反而反,谩骂体制却说不出任何实质问题,只是泛泛的宣泄,另一方面却与贪官私交甚笃,与梨花公知的虚伪有得一拼。我是有所指”。可以批评,但不要贼喊捉贼。周燕说她“让我想起了同样被他恶毒攻击过的赵丽华、易天”。看来,这才是关键。赵丽华的事情,我发过很多博客,没有一句谩骂,全部都是用证据证明赵公知与香河圈地案的瓜葛,作为县委书记太太,她丈夫参与香河圈地导致大量农民失地,她自己搞的梨花节又接受圈地中的房地产公司赞助,这不是利益输送是什么?我的几篇文章是在证明一些公知才是真正与权贵勾结的既得利益者。所以周燕记者把赵梨花引为同道,可以理解。这样群殴,她说出了替赵丽华出气的意思,而在殴打完后,赵丽华也在微博上为她叫好,配合的真好。不用往骂人上扯,论骂人之低俗,我甘拜下风。我没有删除帖子,但后来人家各种PS造谣我的帖子,栽赃给我,我也不背这种锅。


周燕又说我判断失误是因为我认为她在四川,我当然知道她是四川电视台驻京办的,因为她微博中记载的活动地点全在北京,这一点在我应约时就已经非常清楚。我判断失误的是,事发前一天她又是转载李庄微博说我普法又是说“欢迎吴法天教授到朝阳公园南门普法”,以为她已经同意文斗。如果是约架,我断然不会前往。事发前晚,周燕的好友,农大一位副教授主动跟我说,周燕不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不可能动手,所以没有关系(事后这位副教授多次向我道歉,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并向我求情希望原谅)。而周燕对此是有预谋的,她托付了自己的女儿,然后一身短打,让人开车去接她,带了人过去。我不知道她的女儿,对此会作何感想?我在事发前,早已知道她女儿的ID,并且与她母亲互相关注并且有不少互动。对于用暴力手段解决观点之争,事后又为自己开脱的母亲,如何成为女儿的榜样呢?

 

在《朝阳公园南门备忘录》一文中,我已经详述过事情经过,不想再赘述。公安技术部门当时对伤情的拍照和法医的鉴定,都有存档,欢迎你们去查阅。我已经不想再去细说周燕在长微博里如何歪曲事实,把一场他们一起亲手实施的群殴变成我导演的阴谋,把现场打人的背后踢人的参与拍砖的以及适时出现的胖子撇得干干净净,把嚣张的自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受害者。真的,那一刻,我怀疑究竟什么样的证据能认定事实。钱云会案的时候,面对52项证据,甚至钱云会自己手表视频录下的全部经过,他们用阴谋论攻击。现在有视频有照片有人证有物证,结果她成了受害者,我却成了阴谋者。我这个“有背景”的人,居然还追究不了她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只有象征性的五天治拘,网友们以及人肉出来的16岁咆哮哥、背后踢人的者、拍砖哥以及胖子,居然也得不到法律的惩罚,违法者逍遥法外,受害者无从追究。想起她的朋友哀求我不要再追究她的责任,想起他们托人给我说情,我发现《农夫与蛇》的故事,在现实中上演。如果她继续造谣诽谤我,我只能选择诉诸法律,尽管我所信赖的法律有时被违法者所操控。

 

最后,周燕还像方舟子等人提出了传谣的指控。难道她已经忘了,当初传谣方舟子妻当保姆和老科学家有染的记者中,就有周燕,她的大名已经在《立此存照》榜单上。一个根本不尊重事实的记者,奢谈民主自由正义良知,实在好笑!她让她女儿不要再看微博是对的,因为她被拘留出来后,抱臂作胜利状的人照片下面,几乎清一色的全是嘲笑她丢人。对于今天的长微博,@记者郭大琪 评了一句话:“道歉没诚意,栽赃无证据,揣测无逻辑。”

 

没有道,哪有歉?

 

刚下飞机,没好好休息,写了这么多,我累了。此事不再发言。是非自有公论,但求无愧于心。

 

 

《朝阳公园南门备忘录》: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7cd33010166vq.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