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鸡鸡  

2012-01-02 17: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看微博评论时,偶尔发现一个叫“虚逐子”的网友写了一篇《吴法天的阴鸷和狡黠》,标题就吓我一跳。这种完全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泼污水的行为见多了,但假模假式写一篇大字报式的文字,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却并不多见。进其微博一看,原来是在我黑名单中的人物。我拉黑人基本上有三类:一、恶意人身攻击者;二、造谣者;三、反复刷屏者。 


    虚逐子文章开头就说“我对二人之间的争执和互相评价没有任何兴趣,落井下石也没什么不可,只要石头过硬。”并且说“对石落井下石的@吴法天 一嘴巴”。落井下石,这个成语的意思是:“看见人要掉进陷阱里,不伸手救他,反而推他下去,又扔下石头。比喻乘人有危难时加以陷害。”请注意,此事的发展脉络是:1、石扉客(沈亚川)组织了一些黑材料要整王立军(“黑材料”的说法来自方舟子,纯引用),方舟子认为没有问题,南都的报道未成;2、石扉客对方舟子进行持续的人身攻击,包括污蔑他泄密;3、方舟子反击,并道出事情原委,满足其公之于众的“要求”;4、石扉客反击。此时,我转发微博时插话,认为石扉客以前是一位勇敢正直的记者,现在堕落了。我不知道虚逐子是如何判断石扉客掉在陷阱里的。在我看来,如果方舟子陈述不虚,完全是石扉客和南都在挖陷阱,在这里王立军、方舟子都可能成为南都落井下石的对象,而不会是石扉客本人。如果只是说一个人受到质疑就是危难,那么吴法天受到质疑时,虚逐子贴这种大字报是否也可以说是落井下石呢?我从来不认为这种公开的辩论是落井下石,在南都记者如此强势和微博公知围剿的形势下,如果质疑石扉客就是落井下石,那这个名单中除了吴法天,还要加上诸多发出正义声音的网友吧? 


    虚逐子的第二部分就开始纠缠于到底是谁提供材料的问题,这更加无聊。我的微博原文是“2005年,他作为央视记者曾经就佘祥林案找过我,还提供过材料,那时他是正直而勇敢的媒体人。”主语是他(沈亚川),主干是“他还提供过材料”,明显是说沈亚川提供材料。事实是:2005年我写刑讯逼供的文章,与一位朋友(不知道是否何帆)在网上聊起佘祥林案,他说认识一位央视记者,可以提供相关材料。于是沈亚川到我家附近,给我送了材料。那时他给我的名片上,写的是央视记者。我从未否认过此事,并且认为那时的他,是“正直而勇敢”的,因为他尊重事实,报道冤案,而且全部是以证据为基础。这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资料交流,他作为报道佘祥林案的记者,希望学界能写一下这个案件,我也希望能以实证来研究刑讯逼供。而我后来发表在《中外法学》的这篇文章确实也提到了佘祥林案件(我在论文注解中已经表示了对他的感谢,这是起码的礼节)。我不认为这里面存在他对我有恩或者我对他有恩,更不应成为沈亚川的豁免被批评权。如果认为送一份资料就是有恩,那么从小学借给我橡皮的同桌到给我提供素材的学生,不知道有多少人于我有恩呢?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石扉客给我送过材料,但我不认为此事我只是单方面得到了石的帮助。真实的情况是,央视频道《社会记录》当时报道佘祥林案,并不能完全地把很多刑讯逼供的细节报道出来,当时的纪录片只播了一部分。我当时是北大的博士后兼讲师,正在研究刑讯逼供的案件,的确也需要一些案例。而对于石扉客来说,他其实也表露出希望学界能够在学术研究中把这些问题写出来的意思,而我确实也在论文注释中对他进行了点名的感谢,这也实现了他报道未能完成的一部分事情。虚逐子说“吴乃一介学生,又不是于建嵘,会有访民要来送材料”完全是出于臆断!我当时已经是博士后兼讲师,是法律硕士班的班主任,根本不是学生,而且在写这篇论文时确实有很多案例都是民间提供的。我微博中的话只是交代我和石扉客认识的背景,不是我要说的重点。但虚逐子以此大做文章,不但转移视线,而且毫无根据地直接否认和贬低我的人格,用了很多脏话和恶毒之词,令我不能接受。


    虚逐子最后又话锋一转,说到了“约架事件”,更是尽其污蔑诋毁之能事。此事我在自己博客上有说明,包括文字、照片和视频(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7cd330100z3mh.html)。虚逐子说“约架在某个地方,是为了能互相找到,找到后的干架才是最后目的。这事上,如果双方都不回避对方,肯定能遇到。但五岳散人虽然没进到加油站里,如果吴不避战,他自然看得到外面的五岳散人。”这个论断的前提就是错的。的确约了,但在我看来是“约见”,而不是“约架”。作为一位学习法律十几年的人,不可能用武力来解决纠纷。我是在五岳散人说拿到我课表了、每天去学校找我、他会不计手段和后果地报复我,才答应与他晚上一见的。在我的微博里,从未提到过要打架,因为这是违法的。而我的“约见”却被人理解成“约架”,事实上五岳散人带着一帮人提着木刀来!当时的场面很戏剧化:马路中间听着一辆警车,是新浪小秘书报警后来的;我在加油站,与工作人员在聊天;而隔着五十米远的加油站对面,则是五岳散人一帮人,因为惧于警车,没敢过来。从照片上可以看出,当时除了加油站的光源和警车的光源外,并没有其他光源,所以从加油站看对面和对面看加油站,都无法看清楚。所以当时“约见”的双方都有误解。这一点,求证当时的加油站工作人员或当值警察,事实一目了然。问题在于,此事早已尘埃落定,虚逐子把三个月前的旧事翻出来,按照他自己提出的逻辑思路,如果不是为了对我“落井下石”,那必然是转移视线了。 


    最后顺便说一下,虚逐子指责我引用网文时,只冠以“网友的评论”,而没有指名是他,由此进行最后的人身攻击。我希望各位网友回去找我原帖验证一下:我在文中附的链接中的那篇文章,提到的那段文字,确实写的是“网友的评论”,而没有写着虚逐子,我引用时只能如此,我如何得以知道是虚逐子呢?这不是我的有意隐匿,而是无从得知具名。我想,这个事件中参与讨论的各方,都是实名实姓,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文字承担责任。但虚逐子是谁?我引述的那篇文章作者,或许也不知道虚逐子是谁的马甲吧?“网友”何错之有?


    网友有妙语云: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鸡鸡。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