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鲁中晨报》专访微博最具争议人物吴法天  

2011-12-26 21: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12-26 09:25:52   来源:鲁中晨报   

 

    比起吴丹红这个真实名字,他活跃于微博上的“马甲”吴法天更为人熟知。
    这位微博签名档为“让守法者不再孤单,让违法者心有畏惧”的副教授说,他自己是个合格的公民。而对于常年“战斗”的微博,他说,微博正在改变着政治以及启迪着民众的公民意识。

 

鲁中晨报记者 尹聪 发自北京


    吴丹红是凭借“打假禹晋永”、“钱云会事件”中“对峙”汹涌舆情等在多起公共事件中的表现渐入公众视野的。而在随后肆意生长的“微博世界”中,以微博为长矛,吴丹红多半时间都是扮演着特立独行的骑士角色。
    他认为,借助微博等自媒体平台的勃兴,包藏祸心的网络谣言渐成泛滥之态。于是,吴丹红参与发起了以打假为己任的“辟谣联盟”。
    12月17日,本报在北京专访了官方头衔为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副教授的吴丹红。

 

“许多公共事件中都有谣言”

 

    鲁中晨报:今年中国发生了多起重大的公共事件。其中,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件?
吴丹红:就是年初的时候的“钱云会案件”,它刚报出来的时候,外界都猜测为“谋杀”。
    我在1月1号晚上写了一篇题目是《对钱云会案证据的分析和初步判断》的文章,把它发到我的博客上,并链接到我的微博上。第二天早晨打开一看,点击量竟然达12多万次,微博的转发量也有8000多,由此可以看出该事件在当时的受关注程度。
    鲁中晨报:事实上,这篇文章引起反响的同时,也存在着较大争议。是吗?
    吴丹红:博文出来的时候,阴谋论者指责我是为政府说话,为警方说话。但事实上,我跟警方没有任何接触。我当时是综合多方面的证据分析的,并不只是单纯地只看警方的材料。而且我本身就是研究证据的。
    鲁中晨报:“药家鑫”案件中,是否公众认识与事实之间也存在着距离?
    吴丹红:首先我是赞成该案死刑的,但认为应该就事论事,而不要夹杂太多的情绪。开始时大量的报道以及网友都说药家鑫家是官二代。但药家鑫之父药庆卫在诉讼张显名誉纠纷案所披露的证据显示,他们家其实并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
    鲁中晨报:最近一段时间,校车安全事故也受到了广泛关注。对于此事,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吴丹红:校车事件牵扯到公共财政预算改革。其实,政府公车应该进行规范,完全没有必要每年都花费那么多钱。
    我主张政府砍掉一部分公车,或者在采购公车时,买十几万的国产自主品牌就够了。政府可以把这部分预算省出来,给农村或者一些郊区校车补贴。当然,城市的学校没大有必要使用校车,因为很多市区的小孩都是就近入学,而且住得很分散。
    鲁中晨报:作为一个刑辩律师,你怎么评价曾轰动一时的“李庄案”?
    吴丹红:坦白来讲,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对“李庄案”进行过系统的评析。但这个案子我要说的是,李庄本人、“李庄案”以及“李庄事件”要分开看,不能盲目把三者捆绑在一起。
    三者是有区别的:评判李庄这个人,是看他人品怎样;而“李庄案”则是一个需要证据的法律案件;至于“李庄事件”,则又是另一回事。我本身就是刑辩律师,但我不太赞同用“李庄事件”来表达中国刑辩律师的诉求。我认为,它不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点子正”就是一个辟谣控

 

    鲁中晨报:是什么在驱动着你在今年5月份参与发起和创立“辟谣联盟”?
    吴丹红:事实上,在“辟谣联盟”正式发起之前,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发起人就已在各自领域内澄清了很多谣言。比如说,“点子正”就是一个辟谣控。我也在法律领域辟了很多很多谣言。
    而今年以来,随着公共事件频发和微博的兴起,网络上的谣言愈演愈烈。大家在5月份的时候就说,是不是可以成立一个类似兴趣小组的“辟谣联盟”——它其实是一个完全民间自发的、开放的网络小组。
    鲁中晨报:谣言以讹传讹的背后,是不是也有政府公信力下降的原因?
    吴丹红:现在民众不相信政府,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政府在有些事情上,的确存在着一些失信于民之处。在互联网时代,网络会把一些负面新闻放大,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就是政府做了99件好事,但只要有1件事做得不好,就会把前面的99件好事都抹杀掉。
    鲁中晨报:有观点说,今年是“微博政务元年”,你如何评价微博的作用?
    吴丹红:微博裂变式的传播模式已经突破了传统报纸、电视台等模式,信息可由一个点迅即扩散到一张网。比如郭美美事件,在很短时间内就滚成一个大雪球了。
    再者,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有一个麦克风,都可以自由地发言,人人都是记者。微博对政府违法有着较强的威慑力。这肯定拓展了公民言论自由的范围。

 

“我是个合格公民”

 

    鲁中晨报:目前社会矛盾的多发,是否跟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以及社会转型有直接关系?
    吴丹红:打个比方说,飞机趴在机场,永远都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而飞机在高空飞行,一般也不会有问题。问题最多,阻力最大的时候,就是在起飞的过程中。
    这些阻力,必须借助改革来消除。要改革必然要冲破很多既得利益者的阻碍,他们阻力很大。中国还是应该继续探索出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道路。
    鲁中晨报:你这里所说的改革阻力,主要来自哪些方面?
    吴丹红:不可回避的是,目前中国资本与权力的联姻非常严重。很多资本都在寻求权力保护,而权力也通过寻租去牟取利益。正如有人所说的,权与贵已经结成夫妻,组成坚不可摧的利益共同体。
    但现在很多所谓的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都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
    鲁中晨报:舆论都说现在公众的公民意识正在觉醒,你理解的公民意识包涵哪些层面?
    吴丹红:每个人都负责任地发表自己的言论,不信谣,不传谣。还有就是,每个人都尽力维护自己的权益,承担自己的责任,要有担当和社会责任感。
    不过,现在很多人都在强调“自由”。但其实自由是跟责任相关的,从来就没有毫无限制的自由,每个人的自由都必须以不侵害他人的自由为前提。这个概念是很多人在谈论自由时没有意识到的。倘若只谈自由而不谈责任,是不完整的。
    鲁中晨报:那你理想的公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吴丹红:公民和政府可以实现良性互动:公民可以监督、批评政府;政府也可以充分地考虑民情民意,信息能够公开透明。
    鲁中晨报:你如何评价自己?
    吴丹红:在网络上,我算是个话题人物。但现实中,我是一个合格的公民。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