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法天的博客

 
 
 

日志

 
 

新浪微博为何全面封杀吴法天  

2010-09-01 16:2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法天为何遭到新浪微博的全面封杀
发表时间:2010-8-31 21:43:00 阅读次数:2676     所属分类:吴可非议

1、事情经过

很多人知道我,或许是从我实名举报禹晋永开始(http://laws.fyfz.cn/art/707432.htm)。但这只是我生活中一个很小的部分。学法十五载,触网十二年,网络早已成为我传播自己的法治理念的一个空间。

曾经,我是坐在书斋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年青学者,一年发表很多论文,偶尔也写写随笔。是两位死囚的来信,改变了我平静的生活。他们因为在狱中读到我在《法制日报》和《检察日报》上发表的评论性文章,给我写信,诉说冤情,希望能得到的帮助。我没能帮上他们,但我由此认识到,法学学者应该更多地把自己的理念传播给社会,这或许比写几篇论文来得更有意义。在《法律的侧面》序言中,我这样写道:

我们的学术,是否应该更多地把目光投注于活生生的现实?诚然,学术的传播,主要在于法律人中,但随笔和评论,则有着更为广泛的受众,它让更多的民众,分享民主和法治的理念,体会到公平、正义和良知。

从2005年正式开始从事兼职律师并在网上写博客起,我的写作始终围绕着一个主题,或者说一个梦想,那就是“期待有一天,守法的人不再孤单,违法的人心有畏惧,司法为我们许诺一个公平的审判,一个体现正义的社会。”

2010年4月5日,我偶然注册了新浪微博,从此开始了织微博的日子。微博的传播方式,是网状的,一条讯息,可以在短时间内以几何级的速度在关注者之间传播,这也使信息共享变得便捷。但我对微博的疑虑也是存在的。我曾经在4月份的一则微博上这么写道:“微博的崛起对于中国的新闻自由或许有革命性的意义。在这个人人都可以成为‘记者'的平台上,新闻管制其实已经力所不逮,数亿网民将拽着这个已经腐烂的社会往前走。微博的传播方式或许在不久的未来发酵,取代传统的媒体。现在最大的变数是政府何时出手钳制这匹奔腾的野马以及钳制的力度。”

实际上,针对微博的控制已经在我说此番话时存在了。中国政法大学的另一位副教授,萧瀚,我的同事,一位敢于说真话的学者,当时已经“转世”将近三十次(现在是萧瀚卅一世),他的微博总是在写一段时间之后被删号。四川老刘,人民大学的校友,曾经因言获罪,出狱后织微博,织到第十一世后再度被抓。但是,对于实名认证用户,还没有封杀的先例。

8月28日,是新浪微博一周年的日子。可就在这一天,我写了四个多月的新浪微博遭到了封杀。起因,或许是我送给新浪的一面奖状和锦旗,以感谢新浪管理员删帖、屏蔽的辛勤劳动,为和谐社会作出贡献。可这么小的一个幽默,终于触发了管理员对我的长期不满,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我的发帖功能被设定为逐条审核,而且审核通过的帖子也全部被屏蔽。

事情,或许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8月29日,方舟子遇袭,网络轰动。很多人疑惑我为什么不发帖声援,他们不知道我已经不能发新帖了(第二天,我打了个电话给方舟子,方嫂接了手机,我表达了我的问候)。

8月30日,我的回复和评论功能被管理员设定为逐条审核,而且事后发现回复没有被通过的。彻底不能回复和评论。

8月31日,我的头像和个人介绍都被管理员删除,也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我尝试着与管理员联系,一位管理员告诉我,这不是他们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我说我的微博上又没有违法和反动的内容。他说可能是我涉及的时政内容太多了,我说我主要关注法律问题,你猜他怎么说,他说法律也是时政啊。

8月31日晚,我发现自己的微博粉丝不但没有增加还在持续减少,从9958一直减少到9952了,而且还在持续的减少中。问了朋友,才知道我已经被设定被禁止关注,其他人不能再关注我了。有的粉丝不相信,取消我之后想再关注,但已经不可能了。这是新浪微博对我的全面封杀。9957,9956,9955……早晚,我的粉丝都会消失的。

这一天里,我尝试着两次转世,但所有帖子均被管理员删除,就连转发宪法第35条也被删。这种全面围剿法,我再转几次没没用。其他朋友微博中提到我的帖子也陆续被删,包括很多声援我的名人,很抱歉连累了他们。一位《青年时报》的记者朋友帮我私信问微博小秘书,被告知是因为“发表大量攻击政府的言论”。我微博上的所有帖子,其实很难找出攻击政府的,如果说我攻击唐骏、禹晋永、李一、董思阳,我承认,我一直都在揭他们的骗局,但他们代表政府吗?

2、有关评论

张楚先生发了一个帖子,希望新浪解释封杀的原因,微博小秘书居然说我攻击政府,而且说与我一直有频繁的沟通。向小秘书提出问题的朋友都收到了这个如出一辙的回复:

让我来戳穿小秘书的谎言:第一,我一直非常谨慎地发帖,根本没有攻击政府,而且还是“大量发布”,我是实名认证用户,又是学法律的,能不知道后果吗?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第二,我被封杀后的第三天,才收到管理员的一封私信,然后我主动给他打了电话联系,什么时候发生过管理员与我沟通不回应的情况?打的是我的电话吗?抑或打到菲律宾大使馆人家没回应?第三,我从来没有辱骂过管理员,如果你们认为我夸管理员“删帖辛苦了”这句调侃是辱骂的话,那真的说明欠骂。我的字面意思是赞许删帖,说删帖净化了网络,促进了和谐,怎么他们自己倒理解为删帖不好,因此这是辱骂?他们真的把我搞糊涂了?!我主动贴出那个涉嫌“辱骂管理员”的帖子,请大家鉴定,是否可以认定存在辱骂的行为:

回顾我与新浪微博管理员的联系,应该有五六次,都是我主动打电话给他们,管理员却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在实名认证的时候,我提交了自己身份证件的扫描件,也提交了我的手机号码,并且我的手机号码已经与微博绑定。管理员显然是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的,但从8月28日突然封杀我后,他们根本就没有联系过我,我主动打电话给小秘书两次,值班的管理员都说不知道这件事情,“帮你问问”。而“问问”之后是更变本加厉的封杀。什么“尝试与之沟通时不予回应”,简直是颠倒黑白,是我主动跟小秘书联系时他们不予回应,一直回避。

在这些表面的借口后面,或许有更深的原因。

方舟子被打后,微博上最高兴的人是宣传部的伍皓同学,他在微博上作诗云:“声名播于远,援经又据典。方战学历门,舟曲问疑嫌。子不信活仙,打假更举检。的确惹人厌,不会把屁舔。是非太分明,别人怎有脸!样子也不装,是否批太严?良善不风行,心能不搁浅?”看来,打假对于某些人来说,真的是动了他们的奶酪。

我的微博遭封禁之后,微博上最高兴的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叶军(@和蔼老虎猫),他在微博上公开赞赏新浪的封杀行为。这个帖子一发,他肯定也会嗅到,在下面留言,大家可以关注。难道,我所说的《骗子狂欢是一种社会病》(http://laws.fyfz.cn/art/716217.htm)一语成谶?

来到新浪,纯属偶然,但我一直非常珍惜这个比较宽容的平台。没有微博,我也不可能与方舟子、王小山一道,持续不断地揭发以唐骏为首的一些骗子。后来,我也知道,宣宣下了令,不能再谈唐骏的事情,所以也自觉地不给微博带来麻烦。我的电脑中其实有大量的涉及禹晋永和董思阳造假的证据,很多没有帖出来,也是顾虑到太直接的方式可能会与一些既得利益者造成太直接的对抗。我希望可以长时间地利用这个平台。但是,没有想到,对我的封杀来得这么快。我承认,新浪它只是一个企业,它也有它的难处,它为了自己的安全可以采取任何它认为正当的手段。但我想说的是,正因为它是一个企业,是一个民事主体,就应当与网民有一种平等的态度,没有网民其实就没有微博这个世界。如果网民违反了《注册协议》约定的条款,是可以采取这种处理措施的,但问题是没有。我的言论不可能威胁到新浪的安全,更不可能危及到政府的安全。在很大程度上说,这次行为只是新浪微博的自我阉割。我赞同赵楚先生以下话语:

3、一些线索

记得最初和管理员联系,是因为我转发了雅虎网上一篇揭发禹晋永造假的专题,结果微博中的链接莫名其妙就被删除了,我致信管理员询问,他说是因为我的链接是境外链接,其实我的链接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国内雅虎网上的链接,压根儿就不是境外链接。结果他答不上来为什么删除我的链接。我当时真的有点疑虑,难道禹晋永那么神通广大,连微博管理员都收买?以下的贴图就是按时间倒叙的全部私信,为保护管理员隐私,特隐去名字。最近的一条是今天下午2点多的,我被封杀后收到的第一条管理员私信。从其内容看,处理我也不是他们的意思。难道真的是上面的意思吗?

在微博上因为某种大家知道的原因被限制发帖的,不在少数。安替,一位资深媒体人,被限制发帖一个月后,我在微博上见到了他。夏商,上海一位作家,也在被关了几天“禁闭”之后妥协而解封。我粉丝中有一位还在上高中的小网友,“曹操的外孙”,因为转载了几个管理员认为敏感的帖子,新浪居然把电话打到他妈妈的手机(此前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泄露过他妈妈的联系方式)。对于这些,大家其实都心照不宣,偶尔也会调侃一下。8月26日的时候,我曾经发过一条帖子,现在想来,应该是那个帖子使新浪管理层认为我是在攻击政府,决定要封杀我。原帖是这样写的:“中国是一个瓷器大国。现在最出名的不是青花瓷,而是敏感瓷。@老沉 不要怪同学们写微博错别字太多,实在是新浪微博的G点太多。”老沉是谁?新浪副总裁,总编辑。这条帖子被转发很多,他肯定注意到了。也就是在那时起,我的微博总是被删帖和屏蔽,我被封杀后在老沉的帖子后跟帖了很多条问他原因,全部被他删除。

“对您的处理也并非我们的意思”——不是管理员的意思,又是谁的意思?如果是上面的意思,为什么要伪装成是管理员的意思,为什么要污蔑我攻击政府、辱骂管理员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为什么要先在我身上泼污水?记得一位管理员曾经在电话中对我说过:“您说的很多内容,是我们这个平台不能承载的。”或许,我不应该怪个别管理员,毕竟,在这个河蟹社会,他们删帖和屏蔽也是出于无奈。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我说了什么,是这个平台不能承载的?是揭露唐骏、禹晋永、李一和董思阳,还是别的什么?到到底是触碰了新浪哪个G点?@吴法天 真的死不瞑目。就算我真的发了什么不合适的内容,在封杀我之前,最起码的沟通和给予理由也是应该的,对于一位实名认证的V用户如此急不可待地全面封杀,真的让人高估了新浪曾经的宽容。

我的朋友也劝我,新浪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人家的地盘还是得人家做主。是的,我们或许已经习惯了这种施舍式的“言论自由”,他给你发言的自由,你就不痛不痒说几句,他不给你,你也没辙,没有人把宪法第35条当真。一个嘲笑宪法的国度,法律成了遮羞布,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很多人还在等待新浪微博的公开解释,但估计这个真的等不到。不可告人的理由,可以公开解释吗?

新浪微博没有封杀禹晋永,也没有封杀董思阳,甚至连他们的帖子也没有删过一个。它选择了封杀了吴法天。新浪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了立场,还有什么好多说的?

鉴于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地全面恶化,我已经没有继续等待的耐心,虽然我知道我的离去,会给某些人带来安全感。但与其在抗争中消耗太多能量,不如选择离开一段时间,但愿,这段时间不会太长。

 (这是新浪微博留给我的最后记忆,搜索时间:2010年8月31日 21:58 )

 感谢曾经关注我的9958位粉丝,感谢你们留给我的48650条评论,感谢你们@吴法天 的77160条微博,感谢你们陪我走过的四个多月时间。最后想说的是,在有关部门的关照下,吴法天现在“情绪稳定”。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